花川(αPsA)

【晓薛】遇狼 Chapter3

  两人在试衣间里着实是相顾无言了好一会儿,晓星尘更是窘迫得不行,除了宋岚外,他素来习惯独来独往,几乎从未与人共处一室,面上虽神色如常,然而耳朵根却已经红透了。虽然只是个半大小子,但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而共处一室也着实令人尴尬。所幸没过多久,那对狼耳自己重又隐匿了。晓星尘松了一口气,下意识地又来揉他的头:“走吧。”
  成美双手抱头,挡住他“试图作恶”的手:“别、别动我!不要碰!”
  那声音艰涩非常,许是因为没有说过话的缘故,显得沙哑而别扭,不像是说出来的,倒似是从喉咙深处挤出来的。
  晓星尘从其中似是品出一丝咬牙切齿的意味,奇道:“你竟会说话?”
  狼崽子下意识地用手捂住嘴,片刻后反应过来已经暴露了,又自己讪讪地放下去了,仔细考虑了一下人类的措词,才哑着嗓子开口道:“在市井中摸爬滚打四月有余,听着多了,耳濡目染的,自然也就会了一些,也不过只是一些罢了。”
  晓星尘听他又是“市井”“摸爬滚打”又是“耳濡目染”的,笑道:“那你可就太谦虚了,你管这叫会一些?我看已经是相当娴熟了。才四个月就能如此熟练,也是难得的聪慧了。”
  狼崽子心下一凉,心说完了,怎么这么快就把自己家底都暴露得一干二净。狼崽子还沉浸于自己的底细就这样被晓星尘摸得一清二楚的感伤之中,忽又听得晓星尘轻叹一声:“唉,本来倒是还想着教你念书写字的,现在看来,倒是多余了。”
  狼崽子心里那叫一个悔不当初,痛骂自己为什么不把嘴巴闭严实点儿,现在白白送上门来的好机会都错过了,一壁脸上还要端起笑:“只是知晓有这个词而已,毕竟只是听过,却不知道应当怎么写。还是得劳烦……得劳烦……”成美将嘴里将要脱口而出的“道长”而已给生生咽回肚子里,却尴尬地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的尴尬局面。
  好在晓星尘看出他的窘迫,及时解围道:“是我的不是,竟忘了自我介绍。晓星尘,H市中心医院的一名内科医生。”
  成美从善如流地接道:“还是得劳烦医生哥哥的。”一壁说着,一壁脸上又扬起一个招牌式的笑容。
  少年人的面容如骄阳,就这样直直地照进晓星尘的心里。
  晓星尘觉得自己似乎被那颗小小的虎牙给戳了一下。
  “医生哥哥?”
  待到狼崽子再度出声,晓星尘才回过神来,揉了揉自己略微有些发烫的脸,倒难得的没有笑,而是闭上眼睛,一副“非礼勿视”的君子模样:“你快些把衣服换回来吧,子琛在外面等了许久,一定等得急了。”
  狼崽子听他又提起宋岚,心里不太痛快,垂头三下五除二地把把衣服换了,老大不高兴地说:“行了,走吧。”
  晓星尘此时哪怕是再迟钝也该看出他不高兴了,更何况他向来是个细致的人,不禁失笑道:“你莫不是还在记恨着子琛说你‘脏死了’的话,他向来如此,是无心之举。”
  不止如此。狼崽子心说。还因为你唤他“子琛”却叫我“成美”。
  宋岚万万没想到他因为这个被某狼崽在心里扎了无数个小人。
  “嗯。”狼崽子沉沉地应了一声,神情稍有缓和,但看起来还是不太高兴。
  晓星尘心道他果然还是只是个少年,什么情绪都摆在脸上,也丝毫不知道掩饰。
  一人一狼就这样一起走出了试衣间,宋岚蹙眉:“怎么试了这么久?”
  狼崽子瞥了他一眼,满脸都写着“你管我”,晓星尘忍笑低声答道:“突发状况,回去再说。”
  宋岚点点头:“怎么不穿出来在试衣镜前照一照,要不他自己怎么知道自己喜不喜欢。”
  狼崽子只看晓星尘,意思十分明确了——“他觉得好看就好看。”晓星尘已经被他这样盯了许久,自己都觉得尴尬又窘迫,脸上一贯和熙的笑都挂不下去了,胡乱点点头道:“我帮他选就成。”
  宋岚:……
  “队长刚打电话给我,下午还有些要事,我先走了。”
  “那你先忙你的吧,我带他先回家了,突发情况便改日再说吧。子琛,再见。”
  “再见,我明天再来。”宋岚挥了挥手,走了几步又回头,“星尘你今天不忙吗?”
  狼崽子翻了个白眼,心道前世也没见这宋岚如此殷勤,难道轮回几世还能转了性子不成?明天还来?你来我和道长哪还有独处时间?哼,阴魂不散!
  “噢,倒是忘了跟你说,我今天正好休息。”
  “行吧,你们早点回家,有什么棘手的事打电话给我。”
  “好。”他看着狼崽子气势汹汹恶意满满的眼神,再打电话给子琛的话,这小孩儿怕是要炸了。他心道。
  两人就这样一路无言地回了家,狼崽子倒是想找话题来着,只可惜他对人类的语言还不甚熟悉,发出的声音十分怪异,晓星尘生怕旁人看出异样,拼命示意狼崽子不要再说话了。
  于是,由成美发起的单方面尬聊在晓星尘单方面拒绝下结束了。
  狼崽子怏怏的,垂头丧气地跟在晓星尘身后进了家门。
  “吃水果嘛?”晓星尘也知他不高兴,拿出水果刀帮他削苹果。
  狼崽子赌气不理他,径自开了电视看看电视。晓星尘受到重挫,于是好奇地凑上前去看他在看什么。狼崽子不耐地出声,声音仍是哑哑的:“你、你挡着我了。”
  晓星尘心下更加好奇,他有些近视,于是便凑到跟前儿看,只见电视屏幕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喜羊羊与灰太狼”。
  晓星尘更加郁卒了,但片刻之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忽然大笑起来,上气不接下气。
  狼崽子:……转世后的道长笑点越来越奇怪了。
  “成美,你居然喜欢看喜羊羊与灰太狼?”
  其实似乎也不是,只是没见过这种会放映东西的大盒子,一时感到新奇而已。狼崽子在心里默默地答道。
  “说起来……我父亲早逝,自幼由母亲薛阮抚养长大。”
  狼崽子虽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提起这一茬,但仍然全神贯注地倾听着。
  他因天罚无法同道长一起长大,天知道他有多嫉妒宋岚。那么,关于晓星尘过去的一切他都想要知道。
  晓星尘的意思显然不是要谈起自己的过去,于是也就说了这一句便说起了自己的本意:“成美这个名字似乎你也不喜欢,我想了想,也确实不太妥帖。那既然你喜欢看喜羊羊与灰太狼,不如,你就叫‘薛洋’,可好?”
  狼崽子忽然抬起头,不可置信地望向他。晓星尘以为他不喜欢这个名字,忙道:“怎么了?是不喜欢这个名字吗?不喜欢那咱们就……咱们就再换一个。”
  “没事……父母从前……也是这样叫我的。”薛洋敛去神情的诧异,摆摆手解释道。
  “是吗,”晓星尘喜道,“那还真是巧啊。”
  “是挺巧。”
  道长,看来纵使已经轮回了几世,你还是没能真正忘了我啊。
  你我之间,是生生世世的羁绊。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