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柳先生━寡曲

这里寡曲/从熹,随意称呼
杂食党,本命李杜晓薛
懒癌晚期,间歇性考据党
主魔道和史同,澄吹/洋吹/瑶吹/凌吹
主吃李杜/元白/胤煜/晓薛/all澄/all瑶/追凌/忘羡……
初三党,所以每次更总是短小而精悍……【凑不要脸!】
喜用第一人称
喜国风,最爱魏晋南北朝

头像@茶水间
封面@栖川

嗷,看到微博了,她的言辞难道不是自打自脸?一方面说同人是抄袭,另一方面又说水水是傻b,逻辑超级厉害,很棒!在下无言以对,只能为您鼓掌👏👏👏

还有呀,我们id是什么干您什么事?您的手是不是伸得有点太长了?脸真大呀。我们还没说什么呢,您就自己巴巴地蹭上来找撕?既然要撕那就别再微博上装可怜呀,一边装可怜一边撕算什么劲儿?小鱼太太那还有截图呢,您当时那个言语呀,可谓是恶毒极了,我们误会您了么?没吧。一个个字可是很清楚呢。我忙得很,可没那么多时间教您们这些正道人士手把手学语文呢。

什么?同人是抄袭?噫,那您怎么也干着这抄袭的行当呀?趁早地弃了吧。

还有呀,您是哪里来的勇气?“碎琼”对“沈郎”不雷?众人喝彩?那您未免低估了古人的文化水平吧?真真是为他们感到委屈。
调情的夫夫说:“你孩子抓我膀胱了!”难道不雷??那您的雷点也太高了,我是决计受不了也写不出这种话的。

就算是架空,“一甲前五名”这种常识性的错误也不大能让人理解吧,我刚上三年级的弟弟都知道一甲只有“状元,榜眼,探花”三人呢。而且!我记得您还明确说过您查!了!资!料!呢

您这智商气得我想产粮【bushi】

所以这回算是所有的×柳先生都被挂啦?哇,那我还真是荣幸之至

在此谢过。

糖柳先生_谁说我给糖就走的?:

我唠几句吧,大家都是写同人的,你回你的忘羡,我们写我们的“邪教”好不好?我们有掐你?非得说这样的话?
x柳先生本来是和亲友们改名字一时跟风的,本意是和先生开开玩笑,因为她总是首当其冲被挂的其中一个。
然后发现糖柳先生这个名字很好听,她们都叫惯了,就不改了。
至于抱团取暖,并没有,我很少了解圈里的事,除了吃粮,产粮。
〖挠头〗说来说去要说什么来着?
算了算了,不说了不说了,说多了手累。

弱若水152:

不得不说这样干真爽(๑•̀ㅂ•́)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单若水女士,您说薛洋怎么怎么坏你以为你家魏无羡有多清白么?我告诉你魏无羡手里的人命不比薛洋少。_(:з」∠)_
您说江澄无情无义,你以为你家魏无羡就重情重义么?我告诉你江澄同样等了他十八年,结果最后魏无羡还感到委屈跟蓝湛跑了。_(:з」∠)_

我最开初讨厌魏无羡是因为师姐那件事
一颗金丹抵一颗金丹,那江厌离死的好值哦
后来忘羡教来了我对魏无羡的厌恶就一触即发
最近好不容易缓和点了你又来搅和
更讨厌魏无羡了
美化严重主角光环耀眼我等之辈还真是高攀不起/社会社会
所以无论是从薛家迷妹的角度还是舅妈的角度还是师姐粉的角度我讨厌魏无羡都是正常的

呃——气死我了——这周不更文了阔不阔以QAQ我好懒不想打字啊QAQ我妈还跟我报了个钢琴班啊周末要补四科啊作业还好多啊……

好好吧,我尽量更不要打我……( •̥́ ˍ •̀ू )


驳《怼薛洋》一文①

—用词偏激
—逻辑并不严谨
—讨厌薛洋者请自行点×
—不要提三观之类,直接拉黑删评
—没分析完,我得麻溜滚去写作业了_(:з」∠)_

首先,很神奇的是,我居然看完了。也难为您敲那么多字了。
码这篇文章时,我不作为一个所谓的无脑洋吹,而是单纯的一个路人而言,鄙人认为您的这篇文章只是披着一个逻辑严谨的皮而已,如果深入推敲,只能说“不通”二字。那,就从您的观点上来驳一驳。
哦,对了,顺带说一句,鄙人反驳您这篇文章的动机和您竟无比一致——说出来,至少我爽了。

┅┅┅┅┅正文┅┅┅┅
一.罪与恕
引用您文中一句话——
“人都是有罪的,只要诚心忏悔,上帝会宽恕你的罪。那么,谁来宽恕受害者?谁又有资格代替受害者来宽恕加害者?以及,何为忏悔?”

不得不说,您的开篇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b格似乎很高,让我不禁以为您是真的有理有据来怼这个角色,甚至有一种棋逢对手想与您辩论一番的冲动。然后,我发现,我似乎错了。

您说薛洋罪行昭昭,您说薛洋毫无悔意,都是一点毛病都没有的,而我们爱的,也恰恰就是这个薛洋。

于是继续往下看——

“更可耻的是,他没有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的一丁点责任感和羞耻心。无缘无故就掀了小店的摊子,要别人去给他赔钱。灭了常家满门,被押上金鳞台,敢做不敢担,要躲在金家的庇护后面求个苟活,还好意思厚着脸皮对晓星尘说‘走着瞧’。”

掀别人摊子是真,但在晓星尘之前,为他善后的是金光瑶。您在后文也说过,他们是纯粹的互利关系,各取所需。那么现在就按照您的观点,且不提他们到底有没有一点感情——他们是互利关系,金光瑶想让薛洋替他修复阴虎符,那么,替他善个后付个钱对金家对瑶妹来说,似乎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灭了常家满门可以说是报仇,但做了就是做了,也没什么不敢认的。被押上金麟台时,他并没有寻求金家庇护苟活,他与金光瑶是互利关系已经说的很清楚了,金光瑶还没有从他那里得到好处又怎么会让他死了呢?所以,无论那次薛洋有没有寻求庇护,金光瑶都不会让他死。而很显然,薛洋没有如您描述的那般。

如果仅仅从他被金光瑶救下来就断言他一定向金家寻求庇护的话,未免太草率武断了些,对您现在分析的这个角色来说也很不公平。用一句我们语文老师常说的话就是“主观臆断”,而您,恰好也犯了这个初中生常犯的毛病。

再说那句“走着瞧”,他的原意是让晓星尘等着,他会报复回来的。开头您便说他灭了常家,所以不难看出他可以说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物,而作者给他的也正是这样一个垃圾人设,说这句话正好符合人设,而前文也说了——他并没有向金家寻求庇护苟活,所以,他是靠着自己的本事活下来的,这句话并不构成厚脸皮的说!法!

——“若觉得自己随意欺负人是对的,那就别缩啊。要觉得晓星尘的责罚是错的,那就约战啊。别说灭了白雪观是因为能更深的报复晓星尘,显得薛洋对人心有多么清楚洞彻,他就是打不过晓星尘,所以报复到其他毫无防备的人身上。他连自己,都还没看清楚呢。说他阴险小人,都对不起小人这两个字。”

随意欺负人?请您先看清楚是谁先欺负谁好嘛?眼睛这种东西不是长着好看的。若不是常慈安欺幼年薛洋又怎么会有今日?若是有人在你小的时候把你的手指生生碾断乃至碾碎,您这时候还能继续圣母?那您的修养真是好,鄙人还真就自愧不如。常家一点都不无辜!

如果真是所谓的随意欺负人,他怎么偏偏屠了常家?不说能力问题,他怎么不去屠虞氏?他怎么不去屠聂氏?如果一定要说他能力达不到,那天下的小修士家族多了,比常氏还弱的也不是没有,他怎么就不去屠他们,一定要逮着常氏呢?难道,您可以说常氏一点错都没有嘛?

说到这儿,提两点——
1.我所说的这些并不是为了洗白薛洋,我们爱的就是现在这个不需要任何人洗白的他,我只是希望不要再有这种貌似逻辑严谨实则…呵呵的无脑黑。不洗白他不代表就可以随便黑他。
2.不要动不动拿三观说事,最不喜欢的就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去评价别人,显得自己多么高尚。没人能随意评价别人的三观,蟹蟹。

继续刚才的。您说他缩了?我前文就已经说了,很显然的是,他并没有去找金家像丧家狗一样寻求他们的庇护,金光瑶救他是因为他还有价值,所以他根本就不会交待在这里。他既然没有寻求庇护,就根本不存在退缩这一说法。

薛洋在前面说过:“道长,咱们走着瞧。”那他肯定是要报复回来的,但他既然是被晓星尘擒拿,其实也就说明他打不过晓星尘。【说实在的,文中设定就是因为内力不行所以修鬼道的人才多,魏无羡不也是把金丹剖了之后才修的鬼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大部分人还是不愿意修鬼道的,所以从他修鬼道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修为本就不高】

如果打不过的话还会去送死么?当然是不会啦,薛洋是反派,可薛洋不傻呀。

个人觉得他其实是把朋友看的挺重,因为自己没有。从他被道长的糖打动这一点就可以他其实很渴求温暖,只可惜没有体会过,所以也就不知道该怎么去挽留。

扯远了,他对朋友看的重,宋岚又是晓星尘的好友,所以他很自然地就认为报复在宋岚身上跟报复晓星尘是一样的,我个人认为这个逻辑也没什么毛病。你说他因为打不过晓星尘所以去报复宋岚这点我勉强认同,但其他,恕我不能苟同。

——“若弱肉强食是对的,那就别怨自己被力量更强的人擒住。若欺凌弱小是对的,那就别怨自己被别人压断一根手指。若滥杀无辜是对的,那就别怪别人的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只允许自己胡作非为,不容忍别人有丁点的指摘,这算什么?”

关于这段话,我已经无力吐槽……

又是逻辑看似很严密其实经不起推敲的一段话。

来来来,让姐姐手把手教你学语文——

“若弱肉强食是对的……擒住”
朋友!这个主观臆断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呀!我在前文已经提了无数次,他活下来,是因为他于金氏而言还有利用的价值,人家是凭着本事好不好。而且您自己都说了弱肉强食,所以就按您这个道理,薛洋报复回来也没什么不对呀,我还可以说是宋岚技不如人连累了晓星尘呢【情绪稍有激动,没有黑两位道长的意思】完全没问题呀!弱肉强食嘛!

“若欺凌弱小是对的……手指”
您是站在哪个角度才会觉得常家是弱小?您一定要弄清楚这个先后顺序好不好?借用五柳太太的比喻,那么常慈安便是原生病毒。试问,为何您不去指责原生病毒,反而过来说受害者演变成的衍生病毒杀了原生病毒是欺凌弱小?您不觉得,这种说法挺好笑?您怎么不说常慈安欺凌弱小呢?

此处引用五柳太太 @柳下惠先生 的一段话——
“施暴是谁先开始的?
常氏啊!
您这道德教育课堂不合格啊,连常氏这样的罪魁祸首在您这儿都可以美化了,佩服佩服。
这样一来就很奇怪了,对于原生病毒不加以指责,反而对衍生病毒百般辱骂,鼓掌👏👏👏
得亏您不是学医的,误诊病情耽误治疗先不说,家属和赔偿就能让您这辈子都玩完。”

施暴是从常氏开始的吧?怎么到了您这里,常氏反而成了弱小,成了受害者了呢?如果不是常慈安有错在先常氏能有今日?用前文的话,眼睛这种东西不是长着好看的呀,此处还应该加一句——脑子也不是长着当装饰的呀。

薛洋只是想吃一盘点心,凭什么就要被你常慈安这么对待?屠你全家不应该吗?难道他断指就是应该的?说的好呀,不是弱肉强食嘛?那你常家技不如人怪薛洋报复回来喽?凭什么你就可以断我小指我就不可以屠你全家啦?这是什么道理?凭什么常慈安断薛洋小指就是罪有应得活该,薛洋血洗了他家就是欺凌弱小呢?

“若滥杀无辜是对的……脖子上”
无辜?您说的是常家还是村民?

常家就不说了,我已经费了那么多口舌说他并不无辜,那我就权且以为您说的是村民。

村民无辜嘛?可能有那么一部分是无辜的。但是同时也麻烦您清楚,世上有那么多晓星尘嘛?没有!但是世上只有一个极端的常慈安嘛?不可能!他绝非个例!这样的垃圾人难道少吗?

可以,您可以说我主观臆断了。但是!我觉得要分清楚主观臆断和客观事实的区别——您觉得薛洋被金光瑶救出就一定像个丧家犬,原文中没有提及,我也分析了另一种理解,所以就可以推翻您的说法,这是您的主观臆断。而客观事实是不会被推翻的!世界上像晓星尘这样上善若水的人物多吗?平心而论,不多。世界上只有常慈安一个丧心病狂的坏人吗?不可能!这就是客观事实。

当然,我并没有说他遇到的都是坏人,到那么多人中,总会有坏人吧,就算是他们遇到的人没有穷凶极恶之人,可长舌妇总会有吧?更何况,一行三人,在别人看来就是两个瞎子一个残疾,总会有些嘴碎的人的嚼上两句,简直再寻常不过了。

也许这些人的初衷或许并不是嘲讽,但他们碰到的不是别人,恰恰是薛洋啊,墨香给他一个这样的垃圾人设,再遇上个别这样的村民,不杀点人简直ooc啊!

我并没有否认薛洋的错,他一开始杀这些村民我认为大致有两种原因——
①如上文所说,有的人嘴碎,偏偏碰上的人是薛洋,泄愤。
②他此时仍对晓星尘怀恨在心,可以说是报复。

首先薛洋的人设和幼年经历摆在那里,所以他根本不可能是个像晓星尘宋岚一样的正人君子;其次,恕我直言,您不应该拿魏无羡来衬托出薛洋如何如何,麻烦把您厚厚的主角滤镜取下来【此处见后文】——

您说,魏无羡聂明玦等人为了正义付出努力,纵使无效也不能掩盖之类。是的,可以,我暂且可以说是无力反驳。但是,很奇怪的是,您看薛洋只看到他穷凶极恶的一面,而看魏无羡时又刻意忽视了这一点。

您说薛洋滥杀无辜,魏无羡在不夜天杀的三千修士就全都罪该万死嘛?

是的,全都罪该万死,谁让他们跟主角作对呢,是吧?

您可以说魏无羡是失控了,是的,他是失控了,可是这是理由吗?一个失控就可以埋掉他所有的罪过,犯下的所有的人命?

用群里一位太太的话说,这年头酒驾还严查呢,他一个失控就可以一笔勾销?新闻上那么多杀人的例子,后来自己后悔不已的人也不在少数吧?那他们可不可以用一句“我真的是不小心的,我当时失控了”就免掉所有罪过呢?

也许您同意,可法律不同意,那些受害者的家属更不同意!

凭什么呢?凭什么那三千修士的命可以用一句失控一笔带过?您心疼那些村民,怎么不去心疼一下这些修士呢?村民有好有坏,修士们难道就全都十恶不赦?若是心疼就都心疼吧,总得公平一点,您说是吧?

——
“薛洋之罪,于理,罪不可恕,于情,罪当诛心。
用WIFI的话说:“薛洋必须死”!
可笑又可叹的是,他的行为居然得到了上帝视角的一些读者的宽恕。幸好,审判薛洋,不需要陪审团。”

薛洋之罪不可恕,我同意,他确实犯下诸多杀孽,不可掩盖也不可洗白。

薛洋也必须死,是的,他只是魔道主线里的一个副本,为了剧情的继续,为了衬托魏无羡的正义,为了忘羡夫夫的天天,他必须得死。

陪审团那个说法就比较搞笑了,五柳太太已经说过这个,大家可以自行去看。

再回到文首——
“人都是有罪的,只要诚心忏悔,上帝会宽恕你的罪。那么,谁来宽恕受害者?谁又有资格代替受害者来宽恕加害者?以及,何为忏悔?”

若说第一个受害者,应该是薛洋。您说的好呀,谁来宽恕薛洋?谁能?谁又有资格来代替他宽恕常慈安?谁都没有资格。依您的说法,本就应薛洋来做这件事,但是薛洋不会宽恕常慈安,所以,他杀了他,何错之有?您算是哪块小饼干?轮的到您来指手画脚?

现在,再看您的开头,只觉好笑之至。

中秋贺文?不存在的【手动再见】
本来思路都想好了的,奈何……手癌
所以,你们会原谅我的对不对√
嗯,那我就继续去睡觉啦【划掉】
相信我,我会把《夫子》肝出来的!【可我自己都不信_(:з」∠)_】
话说我已经好久没有发文了,谢谢你们的小心心和小蓝手,我会继续努力的!

《掉粉宣言》

我们从未想过要洗白垃圾
垃圾,你特别坏,我喜欢你

无脑洋吹,只恨自己太文明,没怎么骂过人
怕是要学学了

五柳先生:


1.人物崩坏


寒冰漓女士,您憎恶薛洋没关系,只要有理有据,就没关系。


但是基本的人物性格还是要保持的吧?


ooc成这样良心不会不安吗?


常萍是个什么人?常慈安的崽啊!


您可以说坏人的孩子不一定是坏人。


但是在原著写明了常萍接受金家的利诱与威胁的怂包情况下,您让他一头撞死??


以明己志?!


天呐,这可真是太可笑了。


感天动地窦娥冤啊!!


您是不是还差了一场血飞白练、六月大雪和旱地三年啊?


***


2.立场与角度


您和素节女士口口声声 不要为施暴人找借口,怎么常家在您这儿就不算 施暴人了呢?


因为欺负的是个不足十岁的孩子所以就不犯法了对吗?


虐童相关案件迟迟不见立法由此可见一斑,抱拳致敬。


***


您说童年阴影不是理由,鄙人也觉得不是。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多好?


可惜那些被亲属伤害的孩子不同意,被老师、被同学霸凌的孩子不同意,凭什么他们就要原谅这些罪魁祸首??


凭什么就要因为亲属的身份原谅他的暴行?


凭什么要为他的教师生涯、升学档案网开一面?


这些孩子都该被打死!


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


又没要你的命,至于毁掉人家的前途吗?


您跟这些孩子谈,尤其是那些已经长大成人并且事业有成的,您问问他们,童年阴影究竟意味着什么?


掉进墨坊还能出淤泥而不染的,要么是白莲花,要么是白汤圆。


汤圆而已,谁还没吃过呢?


只要里面没毒就好,您说是吧?


***


且不说会不会有人给小孩报官,单从独来独往、从不与人深交这一条上,戒备之心可见一斑。


什么样的人会对人戒备,乃至不愿跟人深入接触?


对人性彻底失望的人。


不知道您二位有没有心中一凉彻底失望的时候,如果有那最好。


没有也没办法。


感同身受古来罕见。


您们站在晓星尘的立场,憎恶薛洋这个施暴人。


而鄙人站在薛洋的立场,憎恶常氏这个施暴人而已。


您有多心疼晓星尘,鄙人就有多心疼薛洋。


碍眼吗?碍眼就对了。


施暴是谁先开始的?


常氏啊!


您这道德教育课堂不合格啊,连常氏这样的罪魁祸首在您这儿都可以美化了,佩服佩服。


这样一来就很奇怪了,对于原生病毒不加以指责,反而对衍生病毒百般辱骂,鼓掌👏👏👏


得亏您不是学医的,误诊病情耽误治疗先不说,家属和赔偿就能让您这辈子都玩完。


***


3.所谓行善


关心大山留守儿童这个就不牢您操心了,寄出去的财物能不能到这些孩子手里还是两说。


而资助的孩子又能否会走上正途出人头地又是一码事。


功成名就的孩子不多,摆脱了饥寒交迫染上都市恶习的却不少。


拿着资助买爱疯和奢侈品的姑娘您自可去查。


家境贫寒却佯装富二代的男大学生也有不少。


鸡窝里飞出金凤凰的故事人人称赞,然而更多的时候只能飞出白眼狼。


凤凰男从来不少,忘本忘恩的更是一抓一大把。


尤其是声称「我要你跪下来哭着求我还钱」的山沟男学生,厉害啊!


如您所见,鄙人对这世上的正义向来不大看好。


能平安长到现在更是感谢生活的手下留情,因此分外喜欢能逃过命运魔爪安然无恙的故事。


***


4.主角滤镜


您既然能接受魏婴,接受这个前世人人喊打的绞肉机,怎么就不能接受他?


可真该庆幸蓝家没有碰上魏某失控,不然后果真是不堪想象。


您说魏婴至真至善,不过是犯了点年轻人都会有的小错误而已。


此理鄙人甚为认同,小错误而已嘛,谁还没有过呢?


不过是战场上起阴尸罢了,不过是用敌人的尸体反杀敌人罢了。


谁让他们站在了主角的对立面呢?谁让他们想杀主角呢?


活该!什么东西!也敢跟金贵的主角比?!


***


您扪心自问,一人错则全族错这样的做法可取吗?甚至还有掘人祖坟的念头,老天,可积点阴德吧!


您这滤镜未免也太厚了!


恳请您将对义城的心疼分给这些人,将对于无辜村民的心疼分给三千修士的家人。


都是爹生娘养的,没一个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既然要心疼那就公平点,您说是吧?


***


5.认清自我


您说不能因为童年就扭曲人性,更不能因为童年悲惨就博取同情。


拜托,没人想要同情。


您会觉得同情,无非就是良心不安罢了。


真觉得他可恨的,只会鼓掌叫好怎么没碾死他算了,接受同情背后的真相很难吗?


认清自己的内心很难吗?


难,太难了!


这道题真的不会做!


不会做!!


抓瞎的时候、迷茫的时候、寻不到光亮看不见希望的时候,您没有过这种感觉吧?


站在十字路口不知道该往哪走,明知前方是地狱依旧一往无前,为了心中所愿与魔鬼交易,这些绝望您体会过吗?


扼住命运咽喉的英雄理当被人夸赞,被命运打败的人就活该被嘲讽耻笑吗?


鲜少有人能清晰而直观的认识自己,观您所说,大概您就是其中的一员,冲这一份认知,就该为您鼓掌。


建议您去开个认识自我全国巡回讲座,给那些糊里糊涂的男女老少洗洗脑子。


尤其是像薛洋这样擅长自欺欺人的,挽救一个就是七级浮屠啊!


说不定就能拯救一个道长这样的正人君子呢?


***


6.个人情感


鄙人甚至恨不得薛洋直接死在七岁,死在感染发炎不得救治的七岁,也不愿他不人不鬼的枉活二十余年。


一个只为仇恨而活着的人,还不如跟晓星尘一样死了干净!


死多简单啊,抹一下脖子就干干净净了,多划算?


晓星尘连死都不怕,却害怕活着,何其可笑?


连跟仇人两败俱伤都勇气都没有,还想救世?


您怎能保证薛洋死后,不会再出现什么张洋、李洋、杨洋?


要知道——这世上从来最不缺的就是坏人!!


好人需要克制内心阴暗,坏人却不需要。


钻法律空子的还少吗?


钻医疗漏洞的还少吗?


钻婚姻漏洞的还少吗?


正义感如此强烈,您不去造福社会实在可惜。


建立一个虚拟的法庭,审判一个虚拟的人物,多爽啊?


不用背法律条文、不用考律师执照就能轻轻松松审判一个人物的命运,实在是没有比这更爽的事情了。


就是不知道您这法官的乌纱帽到底有没有经过政府认可啊?

不撕,我只是觉得某些人脸挺疼的

作为一个晓薛/all澄圈的小透明,我前几天才知道忘羡nc粉和许多太太都撕了起来,今天看到好多太太都说要重新产粮了,超级开心!我又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太太们的投喂啦!【划掉划掉】
顺便说一个大胆的想法,我标签里存有n个脑洞,但无一例外地没有填……_(:з」∠)_
近来准备尝试一下小中篇?正在存稿中……
作为一个懒癌晚期患者以及万年弃坑选手,我不敢肯定一定能写完,但现在大致思路差不多了,希望这次不是三分钟热度……所以,我打算把稿子存到自己确保能写完的时候再放出来,免得中途弃坑。也没有很长啦,所以应该不会等很久【大概?】

剧透一下
文名暂定《夫子》【莫名很俗?起名废……】
私设现代
细皮嫩肉不良少年洋×温文尔雅语文老师晓【暂定语文老师,也有可能会改成别的科目】
年龄私设,年下
简而言之,就是一篇私设如山文理不通的文
哦?你问文笔?抱歉,被我吃了。嘿嘿

哇,超级好看啊啊啊,疯狂打尻!

Fransbell:

@寡曲 这位仙女的点图。
比较我流,想三刷渣反了。


悄悄做了一个自定义晓薛版的2048,无聊的时候可以拿来玩玩,其实更像是洋洋个人向吧。
我怎么也玩不过去,可能这样需要智商的游戏不适合我……
评论放链接

晓薛相性十五问

没错,我把原定的五十问缩成了十五问。星星和阿洋之间就是he了也难掩其中许多波折,所以有些别的cp甜甜的问题到这就成了玻璃渣,我就删掉了【超小声】。

来来来,张嘴吃糖

━━━━━分割━━━━━
1 请问您的名字?
星星:在下晓星尘
成美:废话!

2 年龄是?
星星:记不大清了
成美:不知道不知道,下一个!

3 性别是?
星星:男
成美:……你说呢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星星:也许是温润端方?听她们都这样说,但实在是当不上。
成美:嘻,道长怎么担不上这四个字了,道长的好又怎么能是四个字形容得出来的。
星星:阿洋……
成美:道长~
(寡曲:【内心os.啧,这波浪号……没眼看了……】下一个下一个!)

5 对方的性格?
星星:骄阳烈火,恣意妄为,随心所欲
成美:明月清风,君子端庄,不染纤尘
星星:哪里有阿洋说的那么好
成美:在我眼里,道长哪里都是最好的!
(寡曲:【翻白眼】)

6 您怎么称呼对方?
星星:阿洋
成美:道长

7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星星:现在这样就挺好
成美:阿洋这个称呼已经不能更好了

8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星星:小狼?在我身边的话,更像是……小野猫?欸?阿洋别恼呀
成美:哼,你才小野猫呢,小爷我明明是孤狼!孤狼孤狼知道么!
星星:是是是,阿洋是孤狼
成美:真是的,你什么语气嘛!道长的话……仙鹤?好像还是不太符合欸,我觉得道长还是更像睡莲?温温雅雅的。
星星:阿洋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9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星星:糖,他想要什么我就给什么。
成美:所以也包括道长喽?
星星:阿洋……
成美:咳,如果要送礼物的话,有比我更好的礼物嘛!
(寡曲:【小声嘀咕】啧,果然如我所料,洋洋是受无疑了。)

10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星星:没什么特别想要的,有他就够了
成美:有好多呀,但惟要道长一人

11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星星:滥杀无辜时,米酒不甜就掀摊吃糖葫芦不给钱时
成美:道长……我,我我……
星星:无事,已经过去了
成美:道长哪里都好呀,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就是太滥好人了,又不很通人情世故一心救世,会吃亏的。
(寡曲:要不是以为他滥好人你以为你们现在会在一起么【翻白眼】
成美:嗯?【微笑】
寡曲:欸欸欸?我刚才说了啥?我怎么都不记得了?)

12 您的毛病是?
星星:大概是像阿洋说的,滥好人吧
成美:小爷像是有缺点的人么!【偷偷觑星星一眼】嗯……好吧,滥杀无辜,任性胡为,狠毒无情……【超小声】

13 对方的毛病是?
星星:如阿洋所言,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
成美:滥好人滥好人滥好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14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星星:……公开的吧
成美:【忽然耳尖泛红】这,这种问题明明道长已经答了,我干嘛还要再回答一遍,无聊!
(寡曲:啊,是这样嘛?【坏笑】
成美:【拔出降灾,掏出尸毒粉】
寡曲:好汉饶命好汉饶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15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星星:【侧头看向身边的薛洋温雅一笑】当然,我们会携手到老,地久天长
成美:【翻白眼】哇,这个问卷怎么净问这种弱智问题。道长道长,我们回去吧,日子还长,咱们慢慢过。
星星:自然。
【十指相扣,相依而去】
(寡曲:此处应有“冰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地拍”.jpg【冷漠脸】)

关于江厌离的二三事

壹.江厌离想,等阿凌稍大些,她一定天天给他熬莲藕排骨汤喝。
  
贰.江厌离此生憾事有四――一为父母亡故时她不在弟弟身侧,致他遭此大罪;二则她大婚时阿羡却不能到场,只得在婚前看一看她的嫁衣;三是她与金子轩好不容易修成正果,却没能携手白头;四为阿凌刚满月她就亡故,不能看着他长大了。
  
叁.师姐从未怨恨过魏婴,她只是遗憾,遗憾不能给阿凌一个普通的家。

肆.江厌离想,就算是重来一次,她还是会替阿羡挡下这一剑的。

伍.江厌离,将厌离,师姐将她这辈子最讨厌的东西经历了个遍。

陆.他说他去拦着弟弟,不让他们为难阿羡,然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

柒.子轩,曾许诺一生一世一双人,如今却不知碧落黄泉,何时相见……

捌.
“……阿羡。你之前……怎么跑的那么快……我都没来得及看你一眼,和你说一句话……”
“我……是来跟你说……”
“阿羡,你……你先停下吧。别再,别再……”
别再,别再修鬼道了,损人伤己啊。
阿,羡……

━━━分割━━━
#玖双引号里面是师姐原话
#伍已经算是陈词滥调了,你们,你们就当我在凑字数吧……
#实不相瞒,我本来是写了十个的,但是删删减减,就只剩八个了【正直脸】
#假装自己在双更
#唔,下一个大概是……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