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川(αPsA)

杂七杂八

很久没上lof了,然后……一上来就是mxtx抄袭的事情
到处都在说江澄人设是抄袭的事

没什么好说的。
就是有点儿迷茫,有点儿难过。
想哭。

大概还是我太不理智了。

【晓薛】遇狼 Chapter3

  两人在试衣间里着实是相顾无言了好一会儿,晓星尘更是窘迫得不行,除了宋岚外,他素来习惯独来独往,几乎从未与人共处一室,面上虽神色如常,然而耳朵根却已经红透了。虽然只是个半大小子,但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而共处一室也着实令人尴尬。所幸没过多久,那对狼耳自己重又隐匿了。晓星尘松了一口气,下意识地又来揉他的头:“走吧。”
  成美双手抱头,挡住他“试图作恶”的手:“别、别动我!不要碰!”
  那声音艰涩非常,许是因为没有说过话的缘故,显得沙哑而别扭,不像是说出来的,倒似是从喉咙深处挤出来的。
  晓星尘从其中似是品出一丝咬牙切齿的意味,奇道:“你竟会说话?”
  狼崽子下意识地用手捂住嘴,片刻后反应过来已经暴露了,又自己讪讪地放下去了,仔细考虑了一下人类的措词,才哑着嗓子开口道:“在市井中摸爬滚打四月有余,听着多了,耳濡目染的,自然也就会了一些,也不过只是一些罢了。”
  晓星尘听他又是“市井”“摸爬滚打”又是“耳濡目染”的,笑道:“那你可就太谦虚了,你管这叫会一些?我看已经是相当娴熟了。才四个月就能如此熟练,也是难得的聪慧了。”
  狼崽子心下一凉,心说完了,怎么这么快就把自己家底都暴露得一干二净。狼崽子还沉浸于自己的底细就这样被晓星尘摸得一清二楚的感伤之中,忽又听得晓星尘轻叹一声:“唉,本来倒是还想着教你念书写字的,现在看来,倒是多余了。”
  狼崽子心里那叫一个悔不当初,痛骂自己为什么不把嘴巴闭严实点儿,现在白白送上门来的好机会都错过了,一壁脸上还要端起笑:“只是知晓有这个词而已,毕竟只是听过,却不知道应当怎么写。还是得劳烦……得劳烦……”成美将嘴里将要脱口而出的“道长”而已给生生咽回肚子里,却尴尬地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的尴尬局面。
  好在晓星尘看出他的窘迫,及时解围道:“是我的不是,竟忘了自我介绍。晓星尘,H市中心医院的一名内科医生。”
  成美从善如流地接道:“还是得劳烦医生哥哥的。”一壁说着,一壁脸上又扬起一个招牌式的笑容。
  少年人的面容如骄阳,就这样直直地照进晓星尘的心里。
  晓星尘觉得自己似乎被那颗小小的虎牙给戳了一下。
  “医生哥哥?”
  待到狼崽子再度出声,晓星尘才回过神来,揉了揉自己略微有些发烫的脸,倒难得的没有笑,而是闭上眼睛,一副“非礼勿视”的君子模样:“你快些把衣服换回来吧,子琛在外面等了许久,一定等得急了。”
  狼崽子听他又提起宋岚,心里不太痛快,垂头三下五除二地把把衣服换了,老大不高兴地说:“行了,走吧。”
  晓星尘此时哪怕是再迟钝也该看出他不高兴了,更何况他向来是个细致的人,不禁失笑道:“你莫不是还在记恨着子琛说你‘脏死了’的话,他向来如此,是无心之举。”
  不止如此。狼崽子心说。还因为你唤他“子琛”却叫我“成美”。
  宋岚万万没想到他因为这个被某狼崽在心里扎了无数个小人。
  “嗯。”狼崽子沉沉地应了一声,神情稍有缓和,但看起来还是不太高兴。
  晓星尘心道他果然还是只是个少年,什么情绪都摆在脸上,也丝毫不知道掩饰。
  一人一狼就这样一起走出了试衣间,宋岚蹙眉:“怎么试了这么久?”
  狼崽子瞥了他一眼,满脸都写着“你管我”,晓星尘忍笑低声答道:“突发状况,回去再说。”
  宋岚点点头:“怎么不穿出来在试衣镜前照一照,要不他自己怎么知道自己喜不喜欢。”
  狼崽子只看晓星尘,意思十分明确了——“他觉得好看就好看。”晓星尘已经被他这样盯了许久,自己都觉得尴尬又窘迫,脸上一贯和熙的笑都挂不下去了,胡乱点点头道:“我帮他选就成。”
  宋岚:……
  “队长刚打电话给我,下午还有些要事,我先走了。”
  “那你先忙你的吧,我带他先回家了,突发情况便改日再说吧。子琛,再见。”
  “再见,我明天再来。”宋岚挥了挥手,走了几步又回头,“星尘你今天不忙吗?”
  狼崽子翻了个白眼,心道前世也没见这宋岚如此殷勤,难道轮回几世还能转了性子不成?明天还来?你来我和道长哪还有独处时间?哼,阴魂不散!
  “噢,倒是忘了跟你说,我今天正好休息。”
  “行吧,你们早点回家,有什么棘手的事打电话给我。”
  “好。”他看着狼崽子气势汹汹恶意满满的眼神,再打电话给子琛的话,这小孩儿怕是要炸了。他心道。
  两人就这样一路无言地回了家,狼崽子倒是想找话题来着,只可惜他对人类的语言还不甚熟悉,发出的声音十分怪异,晓星尘生怕旁人看出异样,拼命示意狼崽子不要再说话了。
  于是,由成美发起的单方面尬聊在晓星尘单方面拒绝下结束了。
  狼崽子怏怏的,垂头丧气地跟在晓星尘身后进了家门。
  “吃水果嘛?”晓星尘也知他不高兴,拿出水果刀帮他削苹果。
  狼崽子赌气不理他,径自开了电视看看电视。晓星尘受到重挫,于是好奇地凑上前去看他在看什么。狼崽子不耐地出声,声音仍是哑哑的:“你、你挡着我了。”
  晓星尘心下更加好奇,他有些近视,于是便凑到跟前儿看,只见电视屏幕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喜羊羊与灰太狼”。
  晓星尘更加郁卒了,但片刻之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忽然大笑起来,上气不接下气。
  狼崽子:……转世后的道长笑点越来越奇怪了。
  “成美,你居然喜欢看喜羊羊与灰太狼?”
  其实似乎也不是,只是没见过这种会放映东西的大盒子,一时感到新奇而已。狼崽子在心里默默地答道。
  “说起来……我父亲早逝,自幼由母亲薛阮抚养长大。”
  狼崽子虽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提起这一茬,但仍然全神贯注地倾听着。
  他因天罚无法同道长一起长大,天知道他有多嫉妒宋岚。那么,关于晓星尘过去的一切他都想要知道。
  晓星尘的意思显然不是要谈起自己的过去,于是也就说了这一句便说起了自己的本意:“成美这个名字似乎你也不喜欢,我想了想,也确实不太妥帖。那既然你喜欢看喜羊羊与灰太狼,不如,你就叫‘薛洋’,可好?”
  狼崽子忽然抬起头,不可置信地望向他。晓星尘以为他不喜欢这个名字,忙道:“怎么了?是不喜欢这个名字吗?不喜欢那咱们就……咱们就再换一个。”
  “没事……父母从前……也是这样叫我的。”薛洋敛去神情的诧异,摆摆手解释道。
  “是吗,”晓星尘喜道,“那还真是巧啊。”
  “是挺巧。”
  道长,看来纵使已经轮回了几世,你还是没能真正忘了我啊。
  你我之间,是生生世世的羁绊。

[晓薛]遇狼 Chapter2 续

接上回的
/

  三人就这样一起在号称“服装一条街”的西街一路走着,一路为成美挑选衣服。三个大男人的组合,且每一个都相貌出挑,自然招来了路人不少或诧异或疑惑的目光。不过他们显然没有被人盯着的自觉,丝毫没有察觉到似的,进了一家青少年服装专卖店。
  晓星尘挑了一件蓝白色的运动服递给成美:“这件如何?”
  成美低头看了看身上显得过分宽大臃肿的蓝白色校服,又看了看手里的运动服,发现两件衣服竟惊人得相似,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对校服有什么情结。恕我直言,我觉得不如何嗷!他在内心咆哮。
  这种想说说不出来的感觉太憋屈了!
  他拼命摇头,表示出抗拒的决心。晓星尘有些失望:“好吧,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挑几件吧。”
  狼崽子自酷似儿童服装专卖店的一片花花绿绿中挑出仅有的几件黑色的衣服,扯了扯晓星尘的袖口,示意想要这几件。
  晓星尘蹙了蹙眉,他自己虽平日里也常穿黑白灰色调的衣服,但总觉得成美还不过是个少年,喜欢的东西应当会更朝气一些,而不是这样单调无味又沉重的颜色:“你真的喜欢这几件?”狼崽子毫不迟疑地点点头。
  老父亲晓星尘又揉了揉太阳穴,自心底里发出无比惆怅的一声深深的叹息:真愁人啊。
  “那好吧……你先去试穿一下,看看合不合身。”
  狼崽子点了点头,哒哒哒地就往试衣间跑去。
  晓星尘有一种看到成美尾巴正在身后欢快地摇来摇去的错觉,忽然感到心下一凉,一种不妙的感觉蔓延开来:“等等!”
  撞进狼崽子诧异的目光,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反应似乎有些激烈,注意到自己吸引了不少人奇怪的目光,却不知何为尴尬般地向寻常那样笑了笑:“我陪你一起去。”
  要不然他真不知道这狼崽子会做出什么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
  真是,不让人省心。
  晓星尘和狼崽子站在试衣间内,大眼瞪小眼。“你不是来试衣服的么?那就试吧。”听了这话,狼崽子这才反应过来似的,也丝毫不扭捏,麻溜地把上衣脱了。
  晓星尘先前给他洗澡的时候还镇定自若,哪怕是刚才面对商场中众多震惊的目光也没有丝毫尴尬,现在却忽然就局促了起来,大抵是这个试衣间过于逼仄,他连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搁了。
  脱完上衣后,便是裤子。但先出来的却是那条被桎梏了很久的大尾巴。不知是否是错觉,晓星尘感到那条毛茸茸的大尾巴似乎似有似无地擦过他的脸,带来一阵痒痒的触感。
  晓星尘闭上眼睛,现在只希望自己是个瞎子,嘴里念叨着非礼勿视。
  这样的尴尬场面并没有持续很久,衣服都很宽松,狼崽子没用多久就换好了一身衣服,手放在试衣间的门把手上,试图打开门出去。
  刚刚睁开眼的晓星尘:……
  我就知道。
  他忙制止了狼崽子的动作:“尾巴。”
  狼崽子不情不愿地看了他一眼,但还是把尾巴塞进了裤子里。
  “乖。”晓星尘揉揉他的头。
  狼崽子别别扭扭地闪开,目光中透露着闪躲,下一秒——晓星尘就看到狼崽子的头上忽然冒出了一双狼耳!
  晓星尘感觉今天成美给自己带来的“惊喜”太多,他竟有些麻木了,沉默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又是……什么操作?
  狼崽子当然不能回答他,于是两人就在试衣间里大眼瞪小眼,在彼此的眼睛中看到自己的身影和……难以言喻的尴尬。
  成美此时的感觉也很一言难尽,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明明他的修为已经足够控制耳朵的隐匿,但这时却不知为何好死不死地冒了出来。
  “有什么办法可以把它们……”晓星尘指了指他头上的耳朵,“先暂时地收回去吗?”
  狼崽子试了试,然后很是诚实地摇了摇头。
  晓星尘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这都是什么事儿。

About OOC

1.聊天体里蓝湛通常只是“。”或“…”,大概是想体现出蓝二的高贵冷艳?

2.但再怎么简洁,蓝曦臣都能明白他想表达什么。蓝涣大部分时候只作为“读弟机”存在,没有自己的思想。无论蓝忘机说了一个句号还是一串省略号,他都可以轻而易举地翻译出来,简直是哪里不会点哪里。这种梗其实还比较萌,但是用多了就无趣了。毕竟,蓝曦臣也是个有独立思想的人,而非蓝忘机的附属。

3.其实高贵冷艳不近人情的含光君也是会说话的,虽然97%的几率都是“天天”

4.江澄永远都只会说一句“妈的死给”。【江宗主:来来来,看我不一紫电抽死你】

5.我洋要么黑化病娇要么就反社会人格,反正怎么不正常怎么来_(:з」∠)_

-
欢迎大家补充

我也……【搓手手】

报菜名的梓木:

我,这个,麻烦大噶动一动手指了……
(搓手

往生云:

我……我也………………星星眼。

人家明后天会更新啦……。

汝南第:

想…想知道

草丛丛:

……想知道(渴求的眼神

点梗

没想到我躺尸了这么久居然100粉了

emmmm……你们有什么想看的就点吧,我尽量满足

其实cp也不仅限于晓薛 羡澄 史向的

你们理一下我,免得我一个人太尴尬啦

魏无羡分明是早就死在了夷陵的乱葬岗上,回来的那个是莫玄羽,不再是与他一同长大的那个潇洒肆意的魏婴。
他的魏婴,早就死了

【晓薛】遇狼 Chapter 2

―ooc  逻辑死小甜饼
―混个小短更
―写着写着我就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手动滑稽】

Chapter 2
狼崽子先前穿着的衣服已是破烂不堪,定然是已不能穿了,家里一时也没有准备别的衣服,晓星尘只得找了自己的一套衣服给他,让他暂且将就一下。

成美身形要比晓星尘小上许多,晓星尘一件合身的衬衫由他穿着都能堪堪遮住屁股了。大概是觉得穿裤子绷着不很舒服,他便索性连裤子都不穿,就准备穿着衬衣走出浴室。

晓星尘想着若只是他们二人在家也就罢了,他也不拘于此。可宋岚还在外头等着,若这副样子被他瞧见了,总是有些不方便。

“把裤子穿上。”

成美显然对此不以为意,正准备拉开门走出浴室。

“……子琛在外面。”

他看了看自己光溜溜的下身,像是很是在心里权衡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咬牙切齿地把裤子穿好了。

晓星尘低笑了一声,觉察到狼崽子瞪来的目光,虽憋笑憋的实在辛苦,却仍然没能控制住自己嘴角上扬的弧度,肩膀也笑得一耸一耸的。

小崽子:……

抱歉我真的get不到你的笑点。

他斜了晓星尘一眼,甚至不用瞪的了,打开卫生间的门走了出去,只留下了一个自以为潇洒的背影,徒留晓星尘一人在浴室里笑得花枝乱颤。

他是真的觉得晓星尘笑得毫无根据,还自以为雄赳赳气昂昂地穿着那有些过分长的裤子走到宋岚面前。

纵使一丝不苟如宋岚,看到这身不伦不类的打扮面上竟也是带了几分笑意,这回倒不是嘲笑或嫌弃,只是单纯地觉得洗干净的狼崽子倒也不至于让人难以接受,还颇有些人模人样儿,不过他现在的这个打扮很容易让宋岚联想到偷穿大人衣服的半大小子。

成美:……

难道是我打开门的方式不对?

这身衣服有什么不对吗?

我果然还是不是很懂人类的世界……

宋岚的笑没有持续很久,不过只是昙花一现,便又恢复了平日里不苟言笑的模样,正色道:“星尘,他身形比你小上许多,总是这样穿着也不是办法,不如先去给他买几套合身的衣服。”

“我也正有此意。”晓星尘应道。

于是待晓星尘收拾好刚刚被弄得一团糟的浴室之后,二人决定先出门为穿得有些滑稽的小崽子买几套合身的衣服。

在玄关处换好鞋,正要出门时,却有什么东西勾住了晓星尘的衣服,他低头一看,原来是成美拽着他的衣角。

“你先在家里等着,我和子琛出门为你买衣服,马上就回来。”

狼崽子没吭声,但手丝毫没有要松开的意思,一双狼眼睁得大大的地盯着晓星尘,看起来似有几分懵懂。晓星尘被他这样看着,一颗心都要化了:“怎么,你也想一起去吗?”

不待狼崽子回答,他便又喃喃自语道:“也是,如果你不去的话怎么知道衣服合不合身呢,倒是我考虑不周了。”

只是看着成美那身过分宽大的滑稽衣服,他感到一丝淡淡的惆怅。

“等等,子琛,我再去找个东西。”他连拖鞋都没换就又跑回房间里一阵翻箱倒柜。

“找到了。”晓星尘从衣柜深处将那件看起来很有些年份的校服取出来“喏,算来我高中时身量与你相仿,你先将就着穿一下吧。”

狼崽子疑惑地盯着这件衣服看了一会儿,才会过神来似的,麻溜地把衣服套在了外面,只剩一条狼尾巴还在外面招摇地摇来摇去,显示出主人内心的喜悦。

晓星尘有些头疼地揉了揉额角,他发现自从把成美捡回来后,自己做这个动作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头疼。

可他偏偏又一副不明世事的模样,让人无可奈何。

真愁人啊。

“你要是把尾巴露出来的话,人们会把你当成怪物的,到时候我也没办法保护你,知道吗?过来,”晓星尘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把他拉到自己跟前,耐心地把他的领子整理好,“把尾巴塞回裤子里。”

狼崽子不情不愿地从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音节,虽然晓星尘听不懂,但大抵还是知道他想表达的意思。冷着脸回道:“说什么都没用,必须塞进去。”

晓星尘平日里总是温温润润的模样,就是宋岚也很少见他这样冷着脸的样子,却殊不知晓星尘明白但这分明是严肃的原则性的问题,他虽极易相处,但在这种问题上却是丝毫不会让步。

狼崽子对他唯一的感觉就是性子软笑点低,没想到他竟也会有如此冷硬的一面,最后还是不情不愿地把毛茸茸的大尾巴给塞到了裤子里,也幸好那件校服裤子宽大,看起来虽然有些怪异但一时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只是走路时步姿有些古怪。

晓星尘这才有缓和了脸色,从鞋柜中拿出一双鞋子:“换上,走吧。”

【晓薛】遇狼 Chapter 1

―新修,把前两张合并起来了
―时不时诈尸人口
―真的,我现在住校了,手机被收的痛苦
―ooc 逻辑死小甜饼

Chapter 1

        晓星尘捡回来一匹狼。
        都市里的狼本就极罕见,他捡到的这只更为稀有——可以变成十二三岁的小崽子。
        作为一个优秀的医生,晓星尘却没有追根溯源地研究为什么这狼崽子会化成人形,还出现在这样繁华的都市里,只当是基因变异出现的产物。我又不是兽医,晓星尘这样安慰自己。
        小崽子很瘦弱,肋骨在他瘦骨嶙峋的身上显得极为清晰,一根一根,看着有些骇人。脏兮兮的,也看不出是什么模样。唯独那一双眼睛。极凶狠,带着点威胁地微微眯缝着,警惕地盯着他。仿佛只要晓星尘做出让他觉得过分的举动,自己下一秒就能扑过来咬断他的喉咙一样。
       晓星尘没来由地对他生出了些怜惜。
      还没等怜惜完,下一秒又见他蓬头垢面,唯一双寒星般的狼眼充满敌意地盯着自己,无奈地叹了口气。
        去问问子琛好了,他心道。
        在家里找了一圈也没找到类似铁链足以桎梏住男孩的东西,最后只得牺牲了还半成新的床单。他将床单几股结在一起,拿在手里试了试,心里很是怀疑这床单能不能撑到他回来。
        无法了,先就这样吧。家里似乎也没什么别的东西可以用了。
        把狼崽子缚住也实在是个力气活。这小崽子看起来虽瘦,但力气可一点都不小。折腾了半天才终于把手脚并用又踢又打的崽子绑在椅子边。待绑好后才发现身上的衬衫已被汗水浸湿,湿漉漉地贴在背上。只得又去冲了个澡,重又换了一套衣服,这才走到玄关处换鞋,看着仍顽强不懈地与床单做着“斗争”的小狼,真是十分担心床单的质量。
        晓星尘内心很是挣扎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先出门一趟。
        他将门用钥匙反锁好,以免狼崽子挣开床单跑出去,这才稍稍有些安心的出门去。
       他显然低估了这狼崽子的破坏能力。
       宋岚向来是不信这种东西的。他是个实实在在的唯物主义者,以为不过是晓星尘的一句玩笑话,本只是被晓星尘强扯来看看挚友口中“无法用医学解释”的事情,待晓星尘打开门后才发现这还真是一件“无法用常理来解释”的事。
        宋岚看着满室狼藉和浑身脏兮兮刨着垃圾桶的狼崽子:“……星尘你从哪儿捡回来的这个东西,怎么不洗洗,脏死了!”
       他本只是洁癖使然脱口而出的一句话,不包含什么恶意,却见那狼崽子似是听懂了一般,猛地回头盯着他,恨不得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宋岚被这样的眼神盯着不觉有些毛骨悚然。
     “急着找你,还未来得及。”想了想,又补上一句,“我一人也制不住他。”
      “你想养他?!”
      “是。”晓星尘轻轻地应了声。
       “这种可化成人形动物从前从未被发现过,他若是在你这里被发现了,其一,他肯定会被认为是新的发现而被捉去实验,其二是你也会难脱其咎。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宋岚感觉那狼崽子盯着自己的目光似乎愈发阴狠了。
        作为一个刑警,什么穷凶极恶的犯人他没见过,自然也毫不畏惧这种逼视,继续不疾不徐地开口道:“你也瞧见了,这狼崽子一看就是养不熟的,还是考虑一下,切不可一时冲动。”他性子冷淡,志同道合值得交心的朋友不多,这个又是从小到大都极好的挚友,万不可因一时的冲动酿成苦果。
         晓星尘抬头刚想与他驳一驳,却撞进那双宛如淬了寒冰的狼瞳里,到了嘴边的话也登时咽了回去,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微蹙着眉,沉吟了半晌。再抬头时,目光仍温柔如一泓秋水,只那话语却如金石,掷地有声:“我要养他。”
        带着一贯的温柔,却又有着认真而不容拒绝的口吻。
        俨然是已下定了决心。
         宋岚恼于挚友的顽固,面上仿佛结了一层冰霜,寒气渗人,语气也逐渐冷了下来,出言警告道:“若它真是个小崽子,我倒也无话可说,这毕竟是你的自由。可晓星尘,你看清楚,它是一匹狼。”
       “一匹不明来历养不熟的狼!”
       “我知。”晓星尘答,平静的脸上似无一丝波澜。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宋岚所说的这些?但他生就一副悲悯万物的心肠,当初学医就是源于自己想要济世救人的想法,而众生平等,人可以救,为何狼就不可以救?
        宋岚一向理智自持,他看到的是一个潜在的危险,可能会炸伤晓星尘自己的定时炸弹;可晓星尘看到的却不过只是一匹幼狼,受了严重的伤,不过只是一匹沦落街头,随时可能会丧命的幼狼。
      “你……!”宋岚气急。
     “阿琛。”晓星辰沉默了一会儿,才又开口,“你我自幼一同长大,同寝同饮,如同手足。便是旁人不理解,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性子?若是就此认定,又如何会轻易更改?”
       “你这是引狼入室!”
      “子琛向来冷静理智,我却做不到如此。我只是凭着自己的本心,我怜惜他,怜惜着一个生命。仅此而已。”
        宋岚与他已是多年至交,又如何会不知道他的性子?便正是“性若蒲苇,心如磐石”的形容,自然明白便是自己说再多恐怕也不能动摇他一丝一毫,只得头疼的揉了揉额角,长叹一口气:“随你。”
        “子琛,谢谢了。”晓星尘又展出笑颜,“我看他虽通人性,但仍然不晓人事,还需有人启蒙。不过这倒也只是其次,现在总该先给他洗个澡,再做其他商议。我一人也难以制住他,你便与我一同先制住他,设法为他洗个澡再说。”
        宋岚瞥了那小崽子一眼,锁紧了眉。很是挣扎了一会儿,嫌弃之意不言而喻,最终才艰难地挤出一个字:“好。”
        或许是畏水的缘故,小崽子表现得极为抗拒。晓星尘倒没说错,别说他一人了,就连他和宋岚两人一同都只是堪堪招架住这个小崽子的拳打脚踢。他打起来极无章法,出手又阴狠,哪儿打得疼就往哪儿招呼。尤其抵抗宋岚的触碰,目光阴冷又凶狠。如果不是有两个人架着他的话,恐怕早就扑上去将宋岚生吞活剥了。
        晓星尘也觉察到了,仔细想了想,才回忆起或许是宋岚那句“脏死了”惹怒了他。
        原来不仅通人性,还挺记仇。晓星尘想明白以后,再看他这幅凶狠的模样,不知为何,竟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
        好不容易把他给“扔”到了浴缸里,晓星尘无奈道:“子琛,你先在外面等一下吧,你再不出去只怕他一会儿真的要把你咬伤。”
     “那你呢?”
     “他看起来对我倒没有多少敌意,我待在这里应该无妨,若是有事我便喊你进来也不迟。”
        宋岚虽然觉得不妥,但一时却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最后还是应了声“是”。
        见宋岚出去了,小崽子一直紧绷着的背部才稍稍放松一些,神色也不那么狰狞了。但晓星尘来触碰他想要帮忙洗澡时,他背部又僵硬地绷了起来,龇了龇变成人形后毫无威慑力的牙。
        晓星尘这才发现原来他还有两颗小小的虎牙。
        别说威慑力了,这下连仅存的几丝害怕也一并随着这龇牙的动作消失殆尽了。
       “别紧张,”晓星尘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背,“我帮你洗澡呢。”
         晓星尘思考了一会儿狼崽子到底听不听得懂的问题,才犹豫着又补上一句:“就是把身体清理干净的意思。”
         狼崽子身上确实很脏,全身都沾着一层厚厚的尘土,还有不知是摔伤还是挠破后结的血痂。
         晓星尘的动作放得更加轻柔,狼崽子似乎也逐渐适应了他的触碰,慢慢放松了下来。晓星尘不厌其烦地换了几次水,才终于把他清洗得干干净净。他这才发现,原来这狼崽子竟生了一张很精致的脸,或者应当说是一张很具有欺骗性,人畜无害的脸。看起来似乎比他原先估计的还要小一些,唇红齿白,尚还存着几分稚气。
       “你叫什么呢?”晓星尘忍不住揉了揉他正往下滴着水珠的发。
         狼崽子瞪着他,大概对自己的小虎牙和晓星尘的想法毫不知情,龇了龇牙以示警告,嘴里发出一阵含糊不清的叫声。
       “没有名字么?”
         狼崽子不理他,无师自通地取下挂在墙上的毛巾。
       “那就……叫成美吧,君子成人之美。多好一个名字。”
        狼崽子正准备擦拭身体的动作僵住了。
      “就这么定了,嗯?”
        被晓星尘单方面命名的成美用行动表达了抗拒——他扑到晓星尘身上,照着晓星尘的肩头就咬了一口,还不忘把一身水都蹭到了晓星尘身上。
        这一下扑得晓星尘一个踉跄,站直后看他把水蹭在自己身上也没有阻止,也只是由着他泄愤似的状似凶狠的啃了一口。
        晓星尘觉得自己倒像养了个孩子一样,除了这个孩子脾气凶了点儿,不善表达喜欢动手,牙齿有点儿尖之外似乎还挺可爱。
        虽然他咬得并不重,但还是很有点痛。
        晓星尘一边揉着肩膀一边想——
       小孩子嘛,正在长牙呢。

【晓薛】遇狼02

★时隔很久的更新
★不复制简介了,归结起来就ooc三字
真的非常ooc,你会后悔的qwq
★道长实力宠洋系列
★前文戳tag或主页

»以下正文

晓星尘微蹙着眉,沉吟半晌。再抬头时,目光仍温柔如一泓秋水,只那话语却如金石,掷地有声:“我要养他。”带着一贯的温柔,却又有着认真而不容拒绝的口吻。

俨然是已下定了决心。

宋兰恼于挚友的顽固,面上仿佛结了一层冰霜,寒气渗人,语气也逐渐冷了下来,出言警告道:“若它真是个小崽子,我倒也无话可说,这毕竟是你的自由。可晓星尘,你看清楚,它是一匹狼。”

“一匹不明来历养不熟的狼!”

“我知。”晓星尘答,平静的脸上似无一丝波澜。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宋岚所说的这些?但他生就一副悲悯万物的心肠,当初学医就是源于自己想要济世救人的想法,而众生平等,人可以救,为何狼就不可以救?

宋岚一向理智自持,他看到的是一个潜在的危险,可能会炸伤晓星尘自己的定时炸弹;可晓星尘看到的却不过只是一匹幼狼,受了严重的伤,不过只是一匹沦落街头,随时可能会丧命的幼狼。

“你……!”宋岚气急。

“阿琛。”晓星辰沉默了一会儿,才又开口,“你我自幼一同长大,同寝同饮,如同手足。便是旁人不理解,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性子?若是就此认定,又如何会轻易更改?”

“你这是引狼入室!”

“子琛向来冷静理智,我却做不到如此。我只是凭着自己的本心,我怜惜他,怜惜着一个生命。仅此而已。”

宋岚与他已是多年至交,又如何会不知道他的性子?便正是“性若蒲苇,心如磐石”的形容,自然明白便是自己说再多恐怕也不能动摇他一丝一毫,只得头疼的揉了揉额角,长叹一口气:“随你。”

»
“我一人制不住他,不如你与我一同,先给他洗个澡,再做其他商议。”

宋岚瞥了那小崽子一眼,锁紧了眉。很是挣扎了一会儿,嫌弃之意不言而喻,最终才艰难地挤出一个字:“好。”

或许是畏水的缘故,小崽子表现得极为抗拒。晓星尘倒没说错,别说他一人了,就连他和宋岚两人一同都只是堪堪招架住这个小崽子的拳打脚踢。他打起来极无章法,出手又阴狠,哪儿打得疼就往哪儿招呼。尤其抵抗宋岚的触碰,目光阴冷又凶狠。如果不是有两个人架着他的话,恐怕早就扑上去将宋岚生吞活剥了。

晓星尘也觉察到了,仔细想了想,才想起或许是宋岚那句“脏死了”惹怒了他。

原来不仅通人性,还挺记仇。晓星尘想明白以后,再看他这幅凶狠的模样,不知为何,却只想发笑。

好不容易把他给“扔”到了浴缸里,晓星尘无奈道:“子琛,你先在外面等一下吧,你再不出去只怕他一会儿真的要把你咬伤。”

“那你呢?”

“他看起来对我没有多少敌意,我待在这里应该无妨,若是有事我便喊你进来。”

宋岚虽然觉得不妥,但一时却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最后还是应了声“是”。

见宋岚出去了,小崽子一直紧绷着的背部才悄悄放松一些,神色也不那么狰狞了。但晓星尘来触碰他想要帮忙洗澡时,他背部又僵硬地绷了起来,龇了龇变成人形后毫无威慑力的牙。

晓星尘这才发现他有两颗小小的虎牙。

“别紧张,”晓星尘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背,“我帮你洗澡呢。”

晓星尘思考了一会儿狼崽子到底听不听得懂的问题,才犹豫着又补上一句:“就是把身体清理干净的意思。”

狼崽子身上确实很脏,全身都沾着一层厚厚的尘土,还有不知是摔伤还是挠破后结的血痂。

晓星尘的动作放得更加轻柔,狼崽子似乎也逐渐适应了他的触碰,慢慢放松了下来。晓星尘不厌其烦地换了几次水,才终于把他清洗得干干净净。他这才发现,原来这狼崽子竟生了一张很精致的脸,或者应当说是一张很具有欺骗性,人畜无害的脸。看起来似乎比他原先估计的还要小一些,唇红齿白,尚还存着几分稚气。

“你叫什么呢?”晓星尘忍不住揉了揉他正往下滴着水珠的发。

狼崽子瞪着他,龇了龇牙以示警告,嘴里发出一阵含糊不清的叫声。

“没有名字么?”

狼崽子不理他,无师自通地取下挂在墙上的毛巾。

“那就……叫成美吧,君子成人之美。多好一个名字。”

狼崽子正准备擦拭身体的动作僵住了。

“就这么定了,嗯?”

成美用行动表达了抗拒——他扑到晓星尘身上,照着晓星尘的肩头就咬了一口,还不忘把一身水都蹭到了晓星尘身上。

他这一下扑得晓星尘一个踉跄,站直后看他把水蹭在自己身上也没有阻止,也由着他泄愤似的状似凶狠的啃了一口。

晓星尘觉得自己像养了一个孩子一样,除了脾气凶点儿,不善表达喜欢动手,牙齿有点儿尖之外似乎还有点儿可爱。

虽然他咬得并不重,但还是很有点痛。

晓星尘一边揉着肩膀一边想——
小孩子嘛,正在长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