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橘不考上吴中不是人

【晓薛】遇狼 Chapter 1

―新修,把前两张合并起来了
―时不时诈尸人口
―真的,我现在住校了,手机被收的痛苦
―ooc 逻辑死小甜饼

Chapter 1

        晓星尘捡回来一匹狼。
        都市里的狼本就极罕见,他捡到的这只更为稀有——可以变成十二三岁的小崽子。
        作为一个优秀的医生,晓星尘却没有追根溯源地研究为什么这狼崽子会化成人形,还出现在这样繁华的都市里,只当是基因变异出现的产物。我又不是兽医,晓星尘这样安慰自己。
        小崽子很瘦弱,肋骨在他瘦骨嶙峋的身上显得极为清晰,一根一根,看着有些骇人。脏兮兮的,也看不出是什么模样。唯独那一双眼睛。极凶狠,带着点威胁地微微眯缝着,警惕地盯着他。仿佛只要晓星尘做出让他觉得过分的举动,自己下一秒就能扑过来咬断他的喉咙一样。
       晓星尘没来由地对他生出了些怜惜。
      还没等怜惜完,下一秒又见他蓬头垢面,唯一双寒星般的狼眼充满敌意地盯着自己,无奈地叹了口气。
        去问问子琛好了,他心道。
        在家里找了一圈也没找到类似铁链足以桎梏住男孩的东西,最后只得牺牲了还半成新的床单。他将床单几股结在一起,拿在手里试了试,心里很是怀疑这床单能不能撑到他回来。
        无法了,先就这样吧。家里似乎也没什么别的东西可以用了。
        把狼崽子缚住也实在是个力气活。这小崽子看起来虽瘦,但力气可一点都不小。折腾了半天才终于把手脚并用又踢又打的崽子绑在椅子边。待绑好后才发现身上的衬衫已被汗水浸湿,湿漉漉地贴在背上。只得又去冲了个澡,重又换了一套衣服,这才走到玄关处换鞋,看着仍顽强不懈地与床单做着“斗争”的小狼,真是十分担心床单的质量。
        晓星尘内心很是挣扎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先出门一趟。
        他将门用钥匙反锁好,以免狼崽子挣开床单跑出去,这才稍稍有些安心的出门去。
       他显然低估了这狼崽子的破坏能力。
       宋岚向来是不信这种东西的。他是个实实在在的唯物主义者,以为不过是晓星尘的一句玩笑话,本只是被晓星尘强扯来看看挚友口中“无法用医学解释”的事情,待晓星尘打开门后才发现这还真是一件“无法用常理来解释”的事。
        宋岚看着满室狼藉和浑身脏兮兮刨着垃圾桶的狼崽子:“……星尘你从哪儿捡回来的这个东西,怎么不洗洗,脏死了!”
       他本只是洁癖使然脱口而出的一句话,不包含什么恶意,却见那狼崽子似是听懂了一般,猛地回头盯着他,恨不得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宋岚被这样的眼神盯着不觉有些毛骨悚然。
     “急着找你,还未来得及。”想了想,又补上一句,“我一人也制不住他。”
      “你想养他?!”
      “是。”晓星尘轻轻地应了声。
       “这种可化成人形动物从前从未被发现过,他若是在你这里被发现了,其一,他肯定会被认为是新的发现而被捉去实验,其二是你也会难脱其咎。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宋岚感觉那狼崽子盯着自己的目光似乎愈发阴狠了。
        作为一个刑警,什么穷凶极恶的犯人他没见过,自然也毫不畏惧这种逼视,继续不疾不徐地开口道:“你也瞧见了,这狼崽子一看就是养不熟的,还是考虑一下,切不可一时冲动。”他性子冷淡,志同道合值得交心的朋友不多,这个又是从小到大都极好的挚友,万不可因一时的冲动酿成苦果。
         晓星尘抬头刚想与他驳一驳,却撞进那双宛如淬了寒冰的狼瞳里,到了嘴边的话也登时咽了回去,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微蹙着眉,沉吟了半晌。再抬头时,目光仍温柔如一泓秋水,只那话语却如金石,掷地有声:“我要养他。”
        带着一贯的温柔,却又有着认真而不容拒绝的口吻。
        俨然是已下定了决心。
         宋岚恼于挚友的顽固,面上仿佛结了一层冰霜,寒气渗人,语气也逐渐冷了下来,出言警告道:“若它真是个小崽子,我倒也无话可说,这毕竟是你的自由。可晓星尘,你看清楚,它是一匹狼。”
       “一匹不明来历养不熟的狼!”
       “我知。”晓星尘答,平静的脸上似无一丝波澜。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宋岚所说的这些?但他生就一副悲悯万物的心肠,当初学医就是源于自己想要济世救人的想法,而众生平等,人可以救,为何狼就不可以救?
        宋岚一向理智自持,他看到的是一个潜在的危险,可能会炸伤晓星尘自己的定时炸弹;可晓星尘看到的却不过只是一匹幼狼,受了严重的伤,不过只是一匹沦落街头,随时可能会丧命的幼狼。
      “你……!”宋岚气急。
     “阿琛。”晓星辰沉默了一会儿,才又开口,“你我自幼一同长大,同寝同饮,如同手足。便是旁人不理解,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性子?若是就此认定,又如何会轻易更改?”
       “你这是引狼入室!”
      “子琛向来冷静理智,我却做不到如此。我只是凭着自己的本心,我怜惜他,怜惜着一个生命。仅此而已。”
        宋岚与他已是多年至交,又如何会不知道他的性子?便正是“性若蒲苇,心如磐石”的形容,自然明白便是自己说再多恐怕也不能动摇他一丝一毫,只得头疼的揉了揉额角,长叹一口气:“随你。”
        “子琛,谢谢了。”晓星尘又展出笑颜,“我看他虽通人性,但仍然不晓人事,还需有人启蒙。不过这倒也只是其次,现在总该先给他洗个澡,再做其他商议。我一人也难以制住他,你便与我一同先制住他,设法为他洗个澡再说。”
        宋岚瞥了那小崽子一眼,锁紧了眉。很是挣扎了一会儿,嫌弃之意不言而喻,最终才艰难地挤出一个字:“好。”
        或许是畏水的缘故,小崽子表现得极为抗拒。晓星尘倒没说错,别说他一人了,就连他和宋岚两人一同都只是堪堪招架住这个小崽子的拳打脚踢。他打起来极无章法,出手又阴狠,哪儿打得疼就往哪儿招呼。尤其抵抗宋岚的触碰,目光阴冷又凶狠。如果不是有两个人架着他的话,恐怕早就扑上去将宋岚生吞活剥了。
        晓星尘也觉察到了,仔细想了想,才回忆起或许是宋岚那句“脏死了”惹怒了他。
        原来不仅通人性,还挺记仇。晓星尘想明白以后,再看他这幅凶狠的模样,不知为何,竟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
        好不容易把他给“扔”到了浴缸里,晓星尘无奈道:“子琛,你先在外面等一下吧,你再不出去只怕他一会儿真的要把你咬伤。”
     “那你呢?”
     “他看起来对我倒没有多少敌意,我待在这里应该无妨,若是有事我便喊你进来也不迟。”
        宋岚虽然觉得不妥,但一时却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最后还是应了声“是”。
        见宋岚出去了,小崽子一直紧绷着的背部才稍稍放松一些,神色也不那么狰狞了。但晓星尘来触碰他想要帮忙洗澡时,他背部又僵硬地绷了起来,龇了龇变成人形后毫无威慑力的牙。
        晓星尘这才发现原来他还有两颗小小的虎牙。
        别说威慑力了,这下连仅存的几丝害怕也一并随着这龇牙的动作消失殆尽了。
       “别紧张,”晓星尘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背,“我帮你洗澡呢。”
         晓星尘思考了一会儿狼崽子到底听不听得懂的问题,才犹豫着又补上一句:“就是把身体清理干净的意思。”
         狼崽子身上确实很脏,全身都沾着一层厚厚的尘土,还有不知是摔伤还是挠破后结的血痂。
         晓星尘的动作放得更加轻柔,狼崽子似乎也逐渐适应了他的触碰,慢慢放松了下来。晓星尘不厌其烦地换了几次水,才终于把他清洗得干干净净。他这才发现,原来这狼崽子竟生了一张很精致的脸,或者应当说是一张很具有欺骗性,人畜无害的脸。看起来似乎比他原先估计的还要小一些,唇红齿白,尚还存着几分稚气。
       “你叫什么呢?”晓星尘忍不住揉了揉他正往下滴着水珠的发。
         狼崽子瞪着他,大概对自己的小虎牙和晓星尘的想法毫不知情,龇了龇牙以示警告,嘴里发出一阵含糊不清的叫声。
       “没有名字么?”
         狼崽子不理他,无师自通地取下挂在墙上的毛巾。
       “那就……叫成美吧,君子成人之美。多好一个名字。”
        狼崽子正准备擦拭身体的动作僵住了。
      “就这么定了,嗯?”
        被晓星尘单方面命名的成美用行动表达了抗拒——他扑到晓星尘身上,照着晓星尘的肩头就咬了一口,还不忘把一身水都蹭到了晓星尘身上。
        这一下扑得晓星尘一个踉跄,站直后看他把水蹭在自己身上也没有阻止,也只是由着他泄愤似的状似凶狠的啃了一口。
        晓星尘觉得自己倒像养了个孩子一样,除了这个孩子脾气凶了点儿,不善表达喜欢动手,牙齿有点儿尖之外似乎还挺可爱。
        虽然他咬得并不重,但还是很有点痛。
        晓星尘一边揉着肩膀一边想——
       小孩子嘛,正在长牙呢。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