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鹤先生━寡曲

这里寡曲/从熹,随意称呼
杂食党,本命李杜晓薛
懒癌晚期,间歇性考据党
主魔道和史同,澄吹/洋吹/瑶吹/凌吹
主吃李杜/元白/胤煜/晓薛/all澄/all瑶/追凌……
初三党,所以每次更总是短小而精悍……【凑不要脸!】
喜用第一人称
喜国风,最爱魏晋南北朝

封面@栖川
头像@朕知道啦

【羡澄】余生有幸识故人

*OOC到亲妈都不认识

*这个脑洞,仅仅在我脑洞里时是非常美好的,但是写出来就变成了这个鬼样子_(:з」∠)_

新鲜出炉 @山水程程Υ

━━
01

魏婴身死第十年。

清明。

江宗主照例沽了一坛天子笑,独身一人上了夷陵乱葬岗。

途中偶遇一小童,显然听说过乱葬岗的威名,得知他要去那里时,劝道:“听说那乱葬岗上死了不少修士,小叔叔干嘛要到那种地方去?”

“祭奠故人。”

“故人?”小童不解。

江澄颔首:“亦是……心上人。”

02
“喏,你最爱的天子笑。”

江澄先前便喝了些酒,已有了两分醉意,哂道:“说甚么‘一醉解千愁’的鬼话,分明,是愈醉愈愁的。”

清明微雨,夷陵的泥土有些润湿,他也不在意,在魏婴衣冠冢前摆好酒杯,各自斟满了。

“第一杯,敬你我年少相知,而今鲜衣怒马再不复,过往种种,权作黄粱梦。”

抬手,饮尽杯中酒。

“第二杯,敬你我情同手足,而今碧落黄泉皆不见,故人何处,阴阳两相诀。”

斟满,再饮。

“最后一杯,敬你我形同陌路,而今斩断痴缠了执念,再无纠葛,余生……各清妥。”

举杯正欲饮,却被旁侧突然出现的一只手夺去了。

抬首看时,正是笑吟吟的一张脸。唇红齿白,眉目宛然,依旧是多少年前风流少年郎的模样。

“魏……婴?”

03
“江宗主好生无情,道完兄弟情后,便欲和我一刀两断了?”

熟悉的嗓音。

“只是,我却不允。”

“我们的牵绊,深的很,可不是你想断就能断的。”

“咱们呀,来日方长。”

来日方长……江澄仍处于一派怔愣混沌之中。

04

“魏婴,字无羡。”魏婴向江澄方向略一拱手,笑道。

“如假包换的魏无羡。”

江澄这回反应过来了,却什么都没问,眉角眼梢亦难得地染上了些许喜色,拱手道:“在下江澄,字晚吟。”

“幸识。”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