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鹤先生━寡曲

这里寡曲/从熹,随意称呼
杂食党,本命李杜晓薛
懒癌晚期,间歇性考据党
主魔道和史同,澄吹/洋吹/瑶吹/凌吹
主吃李杜/元白/胤煜/晓薛/all澄/all瑶/追凌……
初三党,所以每次更总是短小而精悍……【凑不要脸!】
喜用第一人称
喜国风,最爱魏晋南北朝

封面@栖川
头像@朕知道啦

驳《怼薛洋》一文①

—用词偏激
—逻辑并不严谨
—讨厌薛洋者请自行点×
—不要提三观之类,直接拉黑删评
—没分析完,我得麻溜滚去写作业了_(:з」∠)_

首先,很神奇的是,我居然看完了。也难为您敲那么多字了。
码这篇文章时,我不作为一个所谓的无脑洋吹,而是单纯的一个路人而言,鄙人认为您的这篇文章只是披着一个逻辑严谨的皮而已,如果深入推敲,只能说“不通”二字。那,就从您的观点上来驳一驳。
哦,对了,顺带说一句,鄙人反驳您这篇文章的动机和您竟无比一致——说出来,至少我爽了。

┅┅┅┅┅正文┅┅┅┅
一.罪与恕
引用您文中一句话——
“人都是有罪的,只要诚心忏悔,上帝会宽恕你的罪。那么,谁来宽恕受害者?谁又有资格代替受害者来宽恕加害者?以及,何为忏悔?”

不得不说,您的开篇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b格似乎很高,让我不禁以为您是真的有理有据来怼这个角色,甚至有一种棋逢对手想与您辩论一番的冲动。然后,我发现,我似乎错了。

您说薛洋罪行昭昭,您说薛洋毫无悔意,都是一点毛病都没有的,而我们爱的,也恰恰就是这个薛洋。

于是继续往下看——

“更可耻的是,他没有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的一丁点责任感和羞耻心。无缘无故就掀了小店的摊子,要别人去给他赔钱。灭了常家满门,被押上金鳞台,敢做不敢担,要躲在金家的庇护后面求个苟活,还好意思厚着脸皮对晓星尘说‘走着瞧’。”

掀别人摊子是真,但在晓星尘之前,为他善后的是金光瑶。您在后文也说过,他们是纯粹的互利关系,各取所需。那么现在就按照您的观点,且不提他们到底有没有一点感情——他们是互利关系,金光瑶想让薛洋替他修复阴虎符,那么,替他善个后付个钱对金家对瑶妹来说,似乎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灭了常家满门可以说是报仇,但做了就是做了,也没什么不敢认的。被押上金麟台时,他并没有寻求金家庇护苟活,他与金光瑶是互利关系已经说的很清楚了,金光瑶还没有从他那里得到好处又怎么会让他死了呢?所以,无论那次薛洋有没有寻求庇护,金光瑶都不会让他死。而很显然,薛洋没有如您描述的那般。

如果仅仅从他被金光瑶救下来就断言他一定向金家寻求庇护的话,未免太草率武断了些,对您现在分析的这个角色来说也很不公平。用一句我们语文老师常说的话就是“主观臆断”,而您,恰好也犯了这个初中生常犯的毛病。

再说那句“走着瞧”,他的原意是让晓星尘等着,他会报复回来的。开头您便说他灭了常家,所以不难看出他可以说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物,而作者给他的也正是这样一个垃圾人设,说这句话正好符合人设,而前文也说了——他并没有向金家寻求庇护苟活,所以,他是靠着自己的本事活下来的,这句话并不构成厚脸皮的说!法!

——“若觉得自己随意欺负人是对的,那就别缩啊。要觉得晓星尘的责罚是错的,那就约战啊。别说灭了白雪观是因为能更深的报复晓星尘,显得薛洋对人心有多么清楚洞彻,他就是打不过晓星尘,所以报复到其他毫无防备的人身上。他连自己,都还没看清楚呢。说他阴险小人,都对不起小人这两个字。”

随意欺负人?请您先看清楚是谁先欺负谁好嘛?眼睛这种东西不是长着好看的。若不是常慈安欺幼年薛洋又怎么会有今日?若是有人在你小的时候把你的手指生生碾断乃至碾碎,您这时候还能继续圣母?那您的修养真是好,鄙人还真就自愧不如。常家一点都不无辜!

如果真是所谓的随意欺负人,他怎么偏偏屠了常家?不说能力问题,他怎么不去屠虞氏?他怎么不去屠聂氏?如果一定要说他能力达不到,那天下的小修士家族多了,比常氏还弱的也不是没有,他怎么就不去屠他们,一定要逮着常氏呢?难道,您可以说常氏一点错都没有嘛?

说到这儿,提两点——
1.我所说的这些并不是为了洗白薛洋,我们爱的就是现在这个不需要任何人洗白的他,我只是希望不要再有这种貌似逻辑严谨实则…呵呵的无脑黑。不洗白他不代表就可以随便黑他。
2.不要动不动拿三观说事,最不喜欢的就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去评价别人,显得自己多么高尚。没人能随意评价别人的三观,蟹蟹。

继续刚才的。您说他缩了?我前文就已经说了,很显然的是,他并没有去找金家像丧家狗一样寻求他们的庇护,金光瑶救他是因为他还有价值,所以他根本就不会交待在这里。他既然没有寻求庇护,就根本不存在退缩这一说法。

薛洋在前面说过:“道长,咱们走着瞧。”那他肯定是要报复回来的,但他既然是被晓星尘擒拿,其实也就说明他打不过晓星尘。【说实在的,文中设定就是因为内力不行所以修鬼道的人才多,魏无羡不也是把金丹剖了之后才修的鬼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大部分人还是不愿意修鬼道的,所以从他修鬼道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修为本就不高】

如果打不过的话还会去送死么?当然是不会啦,薛洋是反派,可薛洋不傻呀。

个人觉得他其实是把朋友看的挺重,因为自己没有。从他被道长的糖打动这一点就可以他其实很渴求温暖,只可惜没有体会过,所以也就不知道该怎么去挽留。

扯远了,他对朋友看的重,宋岚又是晓星尘的好友,所以他很自然地就认为报复在宋岚身上跟报复晓星尘是一样的,我个人认为这个逻辑也没什么毛病。你说他因为打不过晓星尘所以去报复宋岚这点我勉强认同,但其他,恕我不能苟同。

——“若弱肉强食是对的,那就别怨自己被力量更强的人擒住。若欺凌弱小是对的,那就别怨自己被别人压断一根手指。若滥杀无辜是对的,那就别怪别人的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只允许自己胡作非为,不容忍别人有丁点的指摘,这算什么?”

关于这段话,我已经无力吐槽……

又是逻辑看似很严密其实经不起推敲的一段话。

来来来,让姐姐手把手教你学语文——

“若弱肉强食是对的……擒住”
朋友!这个主观臆断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呀!我在前文已经提了无数次,他活下来,是因为他于金氏而言还有利用的价值,人家是凭着本事好不好。而且您自己都说了弱肉强食,所以就按您这个道理,薛洋报复回来也没什么不对呀,我还可以说是宋岚技不如人连累了晓星尘呢【情绪稍有激动,没有黑两位道长的意思】完全没问题呀!弱肉强食嘛!

“若欺凌弱小是对的……手指”
您是站在哪个角度才会觉得常家是弱小?您一定要弄清楚这个先后顺序好不好?借用五柳太太的比喻,那么常慈安便是原生病毒。试问,为何您不去指责原生病毒,反而过来说受害者演变成的衍生病毒杀了原生病毒是欺凌弱小?您不觉得,这种说法挺好笑?您怎么不说常慈安欺凌弱小呢?

此处引用五柳太太 @柳下惠先生 的一段话——
“施暴是谁先开始的?
常氏啊!
您这道德教育课堂不合格啊,连常氏这样的罪魁祸首在您这儿都可以美化了,佩服佩服。
这样一来就很奇怪了,对于原生病毒不加以指责,反而对衍生病毒百般辱骂,鼓掌👏👏👏
得亏您不是学医的,误诊病情耽误治疗先不说,家属和赔偿就能让您这辈子都玩完。”

施暴是从常氏开始的吧?怎么到了您这里,常氏反而成了弱小,成了受害者了呢?如果不是常慈安有错在先常氏能有今日?用前文的话,眼睛这种东西不是长着好看的呀,此处还应该加一句——脑子也不是长着当装饰的呀。

薛洋只是想吃一盘点心,凭什么就要被你常慈安这么对待?屠你全家不应该吗?难道他断指就是应该的?说的好呀,不是弱肉强食嘛?那你常家技不如人怪薛洋报复回来喽?凭什么你就可以断我小指我就不可以屠你全家啦?这是什么道理?凭什么常慈安断薛洋小指就是罪有应得活该,薛洋血洗了他家就是欺凌弱小呢?

“若滥杀无辜是对的……脖子上”
无辜?您说的是常家还是村民?

常家就不说了,我已经费了那么多口舌说他并不无辜,那我就权且以为您说的是村民。

村民无辜嘛?可能有那么一部分是无辜的。但是同时也麻烦您清楚,世上有那么多晓星尘嘛?没有!但是世上只有一个极端的常慈安嘛?不可能!他绝非个例!这样的垃圾人难道少吗?

可以,您可以说我主观臆断了。但是!我觉得要分清楚主观臆断和客观事实的区别——您觉得薛洋被金光瑶救出就一定像个丧家犬,原文中没有提及,我也分析了另一种理解,所以就可以推翻您的说法,这是您的主观臆断。而客观事实是不会被推翻的!世界上像晓星尘这样上善若水的人物多吗?平心而论,不多。世界上只有常慈安一个丧心病狂的坏人吗?不可能!这就是客观事实。

当然,我并没有说他遇到的都是坏人,到那么多人中,总会有坏人吧,就算是他们遇到的人没有穷凶极恶之人,可长舌妇总会有吧?更何况,一行三人,在别人看来就是两个瞎子一个残疾,总会有些嘴碎的人的嚼上两句,简直再寻常不过了。

也许这些人的初衷或许并不是嘲讽,但他们碰到的不是别人,恰恰是薛洋啊,墨香给他一个这样的垃圾人设,再遇上个别这样的村民,不杀点人简直ooc啊!

我并没有否认薛洋的错,他一开始杀这些村民我认为大致有两种原因——
①如上文所说,有的人嘴碎,偏偏碰上的人是薛洋,泄愤。
②他此时仍对晓星尘怀恨在心,可以说是报复。

首先薛洋的人设和幼年经历摆在那里,所以他根本不可能是个像晓星尘宋岚一样的正人君子;其次,恕我直言,您不应该拿魏无羡来衬托出薛洋如何如何,麻烦把您厚厚的主角滤镜取下来【此处见后文】——

您说,魏无羡聂明玦等人为了正义付出努力,纵使无效也不能掩盖之类。是的,可以,我暂且可以说是无力反驳。但是,很奇怪的是,您看薛洋只看到他穷凶极恶的一面,而看魏无羡时又刻意忽视了这一点。

您说薛洋滥杀无辜,魏无羡在不夜天杀的三千修士就全都罪该万死嘛?

是的,全都罪该万死,谁让他们跟主角作对呢,是吧?

您可以说魏无羡是失控了,是的,他是失控了,可是这是理由吗?一个失控就可以埋掉他所有的罪过,犯下的所有的人命?

用群里一位太太的话说,这年头酒驾还严查呢,他一个失控就可以一笔勾销?新闻上那么多杀人的例子,后来自己后悔不已的人也不在少数吧?那他们可不可以用一句“我真的是不小心的,我当时失控了”就免掉所有罪过呢?

也许您同意,可法律不同意,那些受害者的家属更不同意!

凭什么呢?凭什么那三千修士的命可以用一句失控一笔带过?您心疼那些村民,怎么不去心疼一下这些修士呢?村民有好有坏,修士们难道就全都十恶不赦?若是心疼就都心疼吧,总得公平一点,您说是吧?

——
“薛洋之罪,于理,罪不可恕,于情,罪当诛心。
用WIFI的话说:“薛洋必须死”!
可笑又可叹的是,他的行为居然得到了上帝视角的一些读者的宽恕。幸好,审判薛洋,不需要陪审团。”

薛洋之罪不可恕,我同意,他确实犯下诸多杀孽,不可掩盖也不可洗白。

薛洋也必须死,是的,他只是魔道主线里的一个副本,为了剧情的继续,为了衬托魏无羡的正义,为了忘羡夫夫的天天,他必须得死。

陪审团那个说法就比较搞笑了,五柳太太已经说过这个,大家可以自行去看。

再回到文首——
“人都是有罪的,只要诚心忏悔,上帝会宽恕你的罪。那么,谁来宽恕受害者?谁又有资格代替受害者来宽恕加害者?以及,何为忏悔?”

若说第一个受害者,应该是薛洋。您说的好呀,谁来宽恕薛洋?谁能?谁又有资格来代替他宽恕常慈安?谁都没有资格。依您的说法,本就应薛洋来做这件事,但是薛洋不会宽恕常慈安,所以,他杀了他,何错之有?您算是哪块小饼干?轮的到您来指手画脚?

现在,再看您的开头,只觉好笑之至。

评论(1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