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鹤先生━寡曲

这里寡曲/从熹,随意称呼
杂食党,本命李杜晓薛
懒癌晚期,间歇性考据党
主魔道和史同,澄吹/洋吹/瑶吹/凌吹
主吃李杜/元白/胤煜/晓薛/all澄/all瑶/追凌……
初三党,所以每次更总是短小而精悍……【凑不要脸!】
喜用第一人称
喜国风,最爱魏晋南北朝

封面@栖川
头像@朕知道啦

《掉粉宣言》

虽然不洗白垃圾,但也不接受肆意抹黑

薛洋即三观,薛洋即底线

洋洋,你特别坏,我喜欢你

五柳先生:


1.人物崩坏

寒冰漓女士,您憎恶薛洋没关系,只要有理有据,就没关系。

但是基本的人物性格还是要保持的吧?

ooc成这样良心不会不安吗?

常萍是个什么人?常慈安的崽啊!

您可以说坏人的孩子不一定是坏人。

但是在原著写明了常萍接受金家的利诱与威胁的怂包情况下,您让他一头撞死??

以明己志?!

天呐,这可真是太可笑了。

感天动地窦娥冤啊!!

您是不是还差了一场血飞白练、六月大雪和旱地三年啊?

***

2.立场与角度

您和素节女士口口声声 不要为施暴人找借口,怎么常家在您这儿就不算 施暴人了呢?

因为欺负的是个不足十岁的孩子所以就不犯法了对吗?

虐童相关案件迟迟不见立法由此可见一斑,抱拳致敬。

***

您说童年阴影不是理由,鄙人也觉得不是。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多好?

可惜那些被亲属伤害的孩子不同意,被老师、被同学霸凌的孩子不同意,凭什么他们就要原谅这些罪魁祸首??

凭什么就要因为亲属的身份原谅他的暴行?

凭什么要为他的教师生涯、升学档案网开一面?

这些孩子都该被打死!

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

又没要你的命,至于毁掉人家的前途吗?

您跟这些孩子谈,尤其是那些已经长大成人并且事业有成的,您问问他们,童年阴影究竟意味着什么?

掉进墨坊还能出淤泥而不染的,要么是白莲花,要么是白汤圆。

汤圆而已,谁还没吃过呢?

只要里面没毒就好,您说是吧?

***

且不说会不会有人给小孩报官,单从独来独往、从不与人深交这一条上,戒备之心可见一斑。

什么样的人会对人戒备,乃至不愿跟人深入接触?

对人性彻底失望的人。

不知道您二位有没有心中一凉彻底失望的时候,如果有那最好。

没有也没办法。

感同身受古来罕见。

您们站在晓星尘的立场,憎恶薛洋这个施暴人。

而鄙人站在薛洋的立场,憎恶常氏这个施暴人而已。

您有多心疼晓星尘,鄙人就有多心疼薛洋。

碍眼吗?碍眼就对了。

施暴是谁先开始的?

常氏啊!

您这道德教育课堂不合格啊,连常氏这样的罪魁祸首在您这儿都可以美化了,佩服佩服。

这样一来就很奇怪了,对于原生病毒不加以指责,反而对衍生病毒百般辱骂,鼓掌👏👏👏

得亏您不是学医的,误诊病情耽误治疗先不说,家属和赔偿就能让您这辈子都玩完。

***

3.所谓行善

关心大山留守儿童这个就不牢您操心了,寄出去的财物能不能到这些孩子手里还是两说。

而资助的孩子又能否会走上正途出人头地又是一码事。

功成名就的孩子不多,摆脱了饥寒交迫染上都市恶习的却不少。

拿着资助买爱疯和奢侈品的姑娘您自可去查。

家境贫寒却佯装富二代的男大学生也有不少。

鸡窝里飞出金凤凰的故事人人称赞,然而更多的时候只能飞出白眼狼。

凤凰男从来不少,忘本忘恩的更是一抓一大把。

尤其是声称「我要你跪下来哭着求我还钱」的山沟男学生,厉害啊!

如您所见,鄙人对这世上的正义向来不大看好。

能平安长到现在更是感谢生活的手下留情,因此分外喜欢能逃过命运魔爪安然无恙的故事。

***

4.主角滤镜

您既然能接受魏婴,接受这个前世人人喊打的绞肉机,怎么就不能接受他?

可真该庆幸蓝家没有碰上魏某失控,不然后果真是不堪想象。

您说魏婴至真至善,不过是犯了点年轻人都会有的小错误而已。

此理鄙人甚为认同,小错误而已嘛,谁还没有过呢?

不过是战场上起阴尸罢了,不过是用敌人的尸体反杀敌人罢了。

谁让他们站在了主角的对立面呢?谁让他们想杀主角呢?

活该!什么东西!也敢跟金贵的主角比?!

***

您扪心自问,一人错则全族错这样的做法可取吗?甚至还有掘人祖坟的念头,老天,可积点阴德吧!

您这滤镜未免也太厚了!

恳请您将对义城的心疼分给这些人,将对于无辜村民的心疼分给三千修士的家人。

都是爹生娘养的,没一个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既然要心疼那就公平点,您说是吧?

***

5.认清自我

您说不能因为童年就扭曲人性,更不能因为童年悲惨就博取同情。

拜托,没人想要同情。

您会觉得同情,无非就是良心不安罢了。

真觉得他可恨的,只会鼓掌叫好怎么没碾死他算了,接受同情背后的真相很难吗?

认清自己的内心很难吗?

难,太难了!

这道题真的不会做!

不会做!!

抓瞎的时候、迷茫的时候、寻不到光亮看不见希望的时候,您没有过这种感觉吧?

站在十字路口不知道该往哪走,明知前方是地狱依旧一往无前,为了心中所愿与魔鬼交易,这些绝望您体会过吗?

扼住命运咽喉的英雄理当被人夸赞,被命运打败的人就活该被嘲讽耻笑吗?

鲜少有人能清晰而直观的认识自己,观您所说,大概您就是其中的一员,冲这一份认知,就该为您鼓掌。

建议您去开个认识自我全国巡回讲座,给那些糊里糊涂的男女老少洗洗脑子。

尤其是像薛洋这样擅长自欺欺人的,挽救一个就是七级浮屠啊!

说不定就能拯救一个道长这样的正人君子呢?

***

6.个人情感

鄙人甚至恨不得薛洋直接死在七岁,死在感染发炎不得救治的七岁,也不愿他不人不鬼的枉活二十余年。

一个只为仇恨而活着的人,还不如跟晓星尘一样死了干净!

死多简单啊,抹一下脖子就干干净净了,多划算?

晓星尘连死都不怕,却害怕活着,何其可笑?

连跟仇人两败俱伤都勇气都没有,还想救世?

您怎能保证薛洋死后,不会再出现什么张洋、李洋、杨洋?

要知道——这世上从来最不缺的就是坏人!!

好人需要克制内心阴暗,坏人却不需要。

钻法律空子的还少吗?

钻医疗漏洞的还少吗?

钻婚姻漏洞的还少吗?

正义感如此强烈,您不去造福社会实在可惜。

建立一个虚拟的法庭,审判一个虚拟的人物,多爽啊?

不用背法律条文、不用考律师执照就能轻轻松松审判一个人物的命运,实在是没有比这更爽的事情了。

就是不知道您这法官的乌纱帽到底有没有经过政府认可啊?


评论

热度(704)

  1. 蓝秋璃清爽明朗且充满朝气的空青_jw 转载了此文字
    我们就是喜欢反派那又怎样我们喜欢你太片面了魔道里每一个人我都喜欢哪怕是常慈安温若寒莫名的心疼他们那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