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川(αPsA)

【晓薛晓】荷灯

  又是一年上元节。
  他已离去六载了。
  依稀记得他还在时我们一起放荷灯时的情景,他在河灯上写祝我无忧无恙岁岁长安,我装作没看见,缠他:“道长写的是什么?给我看看呗。”
  他当真以为我没看到,挂着一丝浅笑道:“这可不行,被你看到了就不灵了。”
  可我已经看到了,不灵也罢,反正我向来不信这个。
  

  “道长,你当时是不是也偷看了我写的呀。”轻靠在棺材旁边,只觉喉中干涩非常,“你说看到了就不灵了,我偷看到了不灵也就罢了,为什么我写的也不灵了呢?”
  “你不让我看,自己却偷看了,一点儿都不君子。”
  “哈,我又犯傻了,你看不见又怎么能偷看。道长,我写的明明是祝你长命百岁康乐无忧,我们一同度过余生的岁岁年年。现在却一个都没实现。”
  “道长,你说过你会一直陪着我的。”
  “嘁,骗子。”

――
ps.在本该做作业的时候我选择了码文【趴】,这大约算是个脑洞,当成小段子看就好了,你们要相信它虽短小但是精悍……【试图说服自己】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