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鹤先生━寡曲

这里寡曲/从熹,随意称呼
杂食党,本命李杜晓薛
懒癌晚期,间歇性考据党
主魔道和史同,澄吹/洋吹/瑶吹/凌吹
主吃李杜/元白/胤煜/晓薛/all澄/all瑶/追凌……
初三党,所以每次更总是短小而精悍……【凑不要脸!】
喜用第一人称
喜国风,最爱魏晋南北朝

封面@栖川
头像@朕知道啦

太匆匆

太匆匆
――记重光
文/寡曲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是太匆匆,昔时南唐帝,如今违命候,一切匆匆到让人来不及回头。
        回首过往,今已非昨。
        本是叔叔与兄长相残,谁却料二人皆命丧黄泉?本是无心皇位,谁却料最后会是你登基加冕?本该是半城烟雨任平生的词中仙,谁却料一朝国破,沦落至斯!
         你的人生就是上天一时兴起的一场玩笑,一个恶作剧。
          精书法如何,善绘画如何,通音律如何,诗文皆有造诣又如何!还不是担负着亡国的骂名,不还是被后人指责优柔寡断,不配为人君!
        一个责任,断送了你的自由,你的韶华。一个皇位,囚禁了你一生。
         命运一步步将本不该由你承担的东西强加在你身上,将你一步步逼至绝境。待你终于从皇宫那座美丽的囚笼中逃出来,却已国破人亡!
         太匆匆,你还未游遍山水,留下诗歌如画;太匆匆,你还未携周后逋居,笑着云卷云舒。
        本是词中仙,何为阶下囚。
         就是这样,赵匡义仍容不得你,说你有不臣之心,一碗牵机递到你面前,你笑,从容接过,一饮而尽。
         只是因为一阙《虞美人》。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万千愁绪扑过来,将你湮没。
        若你不生在帝王家,此时,你应当是一位逋居的隐士,泛舟湖上吧?也许,你会看着青衫独自去钓寒江雪,寂寞的如同千山暮雪。但至少,你应当不会有那么多“剪不断,理还乱”的离愁吧?
        重光,假如真有来世,愿你只做芸芸众生中的一个,哪怕一生贫困清苦,浪迹天涯,只要能爱恨歌哭,只要能心遂所愿。
        倘没有,愿你魂归南唐,和小周后一同舞完剩下那半阙“春花秋月”。

评论

热度(7)

  1. 良人竹鹤先生━寡曲 转载了此文字
    李煜. @寡曲(开学长弧中)